国产AVG《夏末白夜》demo:拯救我们的文学语言!

国产AVG《夏末白夜》demo:拯救我们的文学语言!

2023-07-31 906次阅读 3人点赞

国产AVG《夏末白夜》demo:拯救我们的文学语言!

——写给现在的与未来的国G制作者

昨天,我与几位朋友(在我尚未征求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暂不透露)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游玩了新国产AVG《夏末白夜》的demo。玩完之后,我们对目前demo的评价是:基础素质很好:有配音、有立绘、有单独做的bgm,宣发到时候也不会差。但是就是这样,它也只能落得个国产galgame的平均水平(这个平均水平是什么呢?按照我朋友的话说,就是几个大学生凑个社团捣鼓出来的作品。大学生愿意做国G是个好事情,不过放在这里当然就不是个好评价)。当然,我们几个并不是国G的典型玩家:除了我之外都是国G制作者,我也跟着这几位见了一些了。自然,我们属于比较挑剔的主顾。不过我觉得如果国G想靠剧情做大(这也是国产AVG的唯一一条路),甚至说与日本的全年龄AVG站到同一个舞台上,这类“挑剔主顾”的意见还是值得听一听的。

那么这个游戏出了什么问题呢?首先一般观众就可以注意到的就是配音演员的水平忽上忽下。一会儿有情感,一会儿便是照念台词,甚至对台词的不耐烦已经刻在声线里了。比如说里面有一个男配角叫葛城,上一句是个骚0,下一句就变成了读台词的机器人。女主角之一常夏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还有一点是重音错误,即一句话要强调什么,回答上一个人提的什么问题,给下一个人传递什么信息,这样的错误比比皆是。

但是我并不会因此怪罪CV们。因为只要看台本,任何有基本文学素养的观众都能看出来要把这样的台词读出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这也是这个游戏为什么落得国G平均水平的症结所在。当然,我并不是有意去单独指摘本作的主催兼编剧——这是当今国G的通病,我只不过是恰好用本作来开开刀,各位观众与制作者也可以看看自己玩过的国G有没有类似的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明显的语法错误。“的”“地”和“得”的使用方法已经变成老生常谈了,已经到了连出警的人自己都觉得烦的程度了。但这个问题(不只“的”“地”“得”,这里指各种语法问题)在国G创作中我们不得不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因为这些语法错误已经到了CV拿到台本不知道怎么念,只好干巴巴地说出来的程度了。当然,不能说这种情况CV们一点责任都没有。最好的情况是懂语法,或者有语感的CV遇到念起来不对的地方找对台本更熟悉的配音导演或者编剧请教怎么念合适。但是要实现这种情况有两个阻碍:一是现在做国G的CV已俨然成了台本受取师(うけとりし),收到剧本,不通读也不管人物情感,就是一句一句往下念,感情不够就用技术来凑,只要声线好听,夹得到位就行;二是配音导演要么请了却因各种原因无活可做,要么像本作的情况(这是从一个CV了解到的),根本没有,或者更离谱的情况,配音导演也不懂语法,也不懂该怎么说话(根据我朋友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这种滥竽充数申请做配音导演的似乎越来越多了,比如上一作作为CV棒读到底,然后又厚着脸皮子来申配音导演的)——而偏偏编剧也是一团乱麻。这两个阻碍,从配音工作的两端(生成与接受)来看是两个需要单独克服的问题,但是归根结底来说,却是一个问题,那就是语言学教育的严重缺失。几十年以来,我们的语文教育似乎都把重点放在“文学”上,却没有教学生怎样说话正确,怎样说话清楚,怎样说话自然。这个demo里面有一个例子:男主和常夏谈到十几年前一个男学生的事件,而常夏在整段对话里都只用“男学生”来称呼他,丝毫没有用到一个代词,甚至在一句话里能出现两个“男学生”(这个已经不是不自然了,在这个极端的情况下这就是语法错误),而CV可能觉得多念几个字能多赚点钱吧,竟就这样硬念了下来,完全是当作交差的,丝毫不为将来自己作为配音员的名誉打算。类似的较小一点的错已经记不过来了,比如“了”“着”的滥用,一位朋友评价说“编剧每句话都在用现在完成进行时”(这是极为恰当的)。

第二个也是老生常谈,但是不怎么明显的,就是台词里面的翻译腔。这种翻译腔又分为两种,一个是洋式翻译腔,一个是日式翻译腔。第一个大家更熟知一点,细说的话就是分句连分句,分句套分句,不胜其烦,让人听完一句话的末尾却不记得开头说了什么了。CV们遇到这种长句子,通常也会晕倒,读的时候也根本不管什么感情或声线了,能不带错误地读完就不错了。第二个日式翻译腔,这个因为AVG的舶来性质在国G里体现得一样明显。这种呢,要么是一个长长的主题放在前面,最后跟一句“我也是这么想的”(私もそう思います);要么就是日本文化特有的那种没有刺儿的抽象和阴阳怪气:“那还真是……呢”(それは……ね)。当然,国产AVG的制作者深受日本AVG影响,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即使不能做出一个纯“国味”的,就是真的能做出一个纯“日本味”的,那也好了。可惜这些编剧的脑袋一边被日式AVG不怎么地道的翻译影响,一边又被现实中文字的各种不清楚明白的洋式翻译腔和国产抽象话影响,出来的就是一种不中不洋的缝合怪。列宁曾经这样说过:

“我们在破坏俄罗斯语言。我们在滥用外来语,用得又不对……仿效下诺夫哥罗德法语用词,就等于仿效俄国地主阶级中那些学过法语而没有学好、又把俄语糟蹋了的最糟糕的人物身上的糟粕。”(下诺夫哥罗德法语一语出自俄国作家亚·谢·格里鲍耶陀夫的喜剧《智慧的痛苦》。该剧主人公恰茨基用此语嘲讽俄国贵族以说俄语时夹杂法语为时髦的恶劣风气。)

游戏里葛城上一段用的是日式的阴阳怪气,下一段直接开始赛博六艺,这样的行为与“下诺夫哥罗德法语”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要阴阳怪气,我希望能用一种风格阴阳怪气到底。

还有一些问题别的游戏出现得不多,但是我觉得有必要提一下,以免有其他国G制作者犯了同样的错误。J·L·奥斯汀曾经提出过言语行为理论,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在说话的时候同时在做某种行为,或是阐述,或是命令,或是请求,或是询问。但是编剧似乎在某些地方就是为了塞进去某些文字而写某些文字,却丝毫不去想故事中的人物说出这些话到底在干什么,或者会被观众理解在干什么。比如说其中有一段场景,男主和两名女主(常夏和奏)去咖啡店喝咖啡,但奏不喜欢咖啡,于是常夏就劝奏喝咖啡。在编剧看来,这大概是在增进三人的互动,制造一些喜闻乐见的修罗场。但是从观众的视角来看,俨然就是常夏在酒桌上劝奏喝酒的场面。这一段本来是在体现常夏的活泼和跳脱,但在编剧的“鬼斧神工”下却变成了一个势利、爱算计的小人,直接把人物给写崩了(而主线还没开始呢)。

类似还有一个错误犯的人就更多了。我们都知道,AVG的主体是对话,人物的关系也都是由对话推进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需要观众知道的信息都要塞进对话里。我的创意写作老师(一名作家,曾获得当地文学奖)说过,很多人写小说都喜欢塞一大堆对话,但一般是不会写小说才会写那么多对话。当然,AVG与纯小说并不相同,但我认为这句话还是具有参考意义的。哲学家、语言学家格莱斯提出,对话要尊重一些准则,这样双方才能有效地进行下去(即使对于敌人也一样,因为不管怎么样也要把意思表达到)。四条里面我摘三条着重来说:

量的准则:所说的话应该满足交际所需的信息量;所说的话不应超出交际所需的信息量。

关系准则:说话要相关。

方式准则:说话要清楚明了。要避免晦涩,避免歧义,简练,井井有条。

常夏与男主逛街时,两人提到了街对面的一家面馆。这家面馆之前没有什么人,但是这次来看时,生意十分火爆。但是常夏提到这个的时候,一定要把前因后果说个遍,包括店长怎么吸引顾客,怎么装修,诸如此类。上述的所有信息都是以常夏单方面讲话的形式传达的。但是首先,面馆之前没有人理应是两人都知道的,那么常夏提出来就是啰嗦,违反了量的准则第二条。即使这个信息必须要让观众知道,那也不一定要在常夏的嘴里传达,可以让男主来附和,也可以印在男主的脑海里,通过旁白的形式展现给观众。后面的一大堆则违反了关系准则和方式准则中的“简练”。现在网络上的“谁问你了”实际上就是对量的准则第二条和关系准则违反的提醒或者回应。国G编剧可以试着对灌输大段信息的文本问这么一句,来确认这些文本放在这里是否合适。

读者可能会注意到,我在这篇文章里通篇使用了“观众”一词而非“玩家”,而既然我提到这一点,这代表着这是有意为之而非讹误。因为说AVG是游戏可能有些牵强,毕竟经过二十年的发展,AVG的格式已俨然固定,如大家所见,游戏性并不高。更多时候,AVG更像是在讲一个故事,将它呈现在玩家眼前。而另一个使用对话将故事呈现在人眼前的艺术形式便是话剧。当然,话剧相比AVG缺失了无声的旁白,而文字小说与这一部分相像。因此可以说,AVG是话剧和小说结合起来的一种文学艺术形式,所以国G创作者们大可以以文学艺术创作者的身份自豪,同时也以创作文学艺术的准绳来要求自己。而既然是创作文学艺术,首要的一步就是把话讲明白。我们知道,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言规范”,那么对话部分要学习口语现代白话文的典范,旁白部分要学习书面现代白话文的典范。有一位朋友说道“中文本是没有语法的,但正是没有语法所以才要去学习规范,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是同意他的意见的,虽然中文并不是没有语法(不然的话句子都组不起来),但是只有学习了规范,学习语法的同时打听身边人正常是怎么讲话的,将教条与经验有机结合起来,我们才能生产出用正确而不失鲜活的语言写出的,好的文学作品。不过这个目标定得还是太高了,首先应该从消灭明显的语法错误入手,这件事,如果编剧做不到,那至少应该分给一个编剧助理和配音导演来做。我再化用列宁的一句话:现在的文学艺术作品还不需要狂热和天马行空。我们需要的是让文字迈开匀整的步伐。

(利益相关:笔者是一名语言学和中文学生,同时拥有中英翻译经验以及多国语言的浅薄知识。另外,笔者还是一位个人配音员与业余写手,曾担任话剧团的配音导演、演员和编剧等工作,但在国产AVG方面由于消息不灵通加上个人繁忙,完全没有相关履历。有介于此,仅是为了结交人脉,现在如果有国产AVG团队让我来担任配音导演、CV或编剧助理等工作,给我时间,不给我钱我也能做的。)

参考书目:

《列宁全集》2020年第二版增订版34卷、38卷:《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论纯洁俄罗斯语言》。人民出版社。

Paul R. Kroeger. 2018. Analyzing meaning: An introduction to semantics and pragmatics (Textbooks in Language Sciences 5). Berlin: Language Science Press.

最后编辑:2023年8月1日 09:53:40

留言板

发生未知错误

请尝试刷新页面,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可加 QQ群 761794704 进行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