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希望能保持创作者的本心“—《三色绘恋S》联合编剧、galgame剧作家秋思恋雨专访

“我只希望能保持创作者的本心“—《三色绘恋S》联合编剧、galgame剧作家秋思恋雨专访

2020-06-12 2806次阅读 3人点赞

1.png

国产galgame领域的最新话题作《三色绘恋S》终于在上个月发布,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本作编剧之一,资深galgame剧作家秋思恋雨老师。过去两年里他也参与了《梦末》《昙花》《某1种青春》等多部作品的编剧工作。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galgame剧作家,秋思恋雨老师与我们坦诚地回顾和分享了他的创作经历与心得。

2.png

3.png

4.png


 

梦开始的地方——与galgame创作结缘的起因

太莫拉虽然我猜不少国产galgame(以下简称“国G”)的玩家都对你很熟悉了,但还是按以往惯例,请恋雨老师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秋思恋雨:大家好,这里是秋思。无常驻组织,四处游荡的“老工具人”一枚。请大家之后也多多关照。

 

太莫拉“工具人”这个词也在老师您笔下出现过不少次了哦。

恋雨老师可谓当下国内最知名的galgame剧作家之一,您能否回忆一下自己最初是如何与galgame结缘的?

 

秋思恋雨:最初的一半原因是我玩了小仆老师主导制作的《真恋~寄语枫秋~》,又看了当时小仆的制作感言,发现“做游戏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事啊”,于是便萌发了自己来做一部galgame的想法。

至于另一半原因……在我处于高考考砸、志愿填错、还被人甩了的空窗期,当时只想找一点东西来填满自己,最后选择了做游戏这么一个方式。

5.png

Galgame剧作家的奇妙冒险,揭秘与不同主催的共事之道

太莫拉从高考失利以来走到今天,您的历程颇有些励志故事的味道。今天主要想请恋雨老师谈一谈作为一名galgame剧作家的工作状态,毕竟这在国内仍然属于十分罕见的经历。

恋雨老师过去一年的作品也不少,从和炒饭老师(被炒的炒饭,代表作《高考恋爱一百天》)合作的《梦末》《昙花》到和姐夫老师(姐夫大黑手,代表作《三色△绘恋》)合作的《三色绘恋S》。像这些共同编剧的项目,恋雨老师通常是怎样获邀、进组的呢?

6.png

秋思恋雨:对我而言,参与每个项目都或多或少有点偶然成分吧。

《梦末》是通过熟人介绍的,被问到想不想去炒饭老师那边写东西。至于《三色绘恋S》,以前有回在一个QQ群里聊天吹水时偶然结识了姐夫老师;后来姐夫丢给我一个文档,问我要不要试着继续写写看。《昙花》就是接着《梦末》之后的事了,被炒饭老师叫上之后……很正常地参与进项目里了。

7-1.png


太莫拉跟不同作品的主催交流时,交流风格会因人而异——这点可是接触过的人才深有体会。能不能举些例子,比如炒饭老师跟姐夫老师交流起来有什么不同?

 

秋思恋雨:炒饭的风格更像是大学老师:给你一个“课题”,让你想办法在限定的条件下求解。但至于课题的解法,实际上有相当多的发挥空间。只要待在这些发挥空间里,炒饭不会过多地干涉。他只会在“论文”(即剧本)完篇时再做总结性的讨论和修改。

而姐夫的风格则更有工匠气息。他会在创作过程中,阶段性地与你不断对接确认,在每次对接时修改作品的细节或整体。在确定眼下这一部分没什么问题之后,我们才再继续推进剧本的创作。


“用腿跑单子”:独立剧作家生活的辛酸一面

太莫拉果然是只有合作过才能得出这些评论吧,感谢恋雨老师提供的独特视点。

之前您说自己每次参与一个项目时,都有点偶然成分,可我相信这也绝不只是运气问题。除了通过您自身的努力以外,在国G剧本的外包市场,平时有哪些不为大众所知的委托渠道呢?

 

秋思恋雨:就我个人目前接过的剧本来说,从熟人关系来的,和从微博来的,大概各占一半?就算是通过熟人关系委托的,很多情况都是甲方在看到我写的东西、或者要求我写点什么之后,才决定选择我的。

除此之外,我也好奇有没有其他渠道,希望得到大佬指点(大雾)。毕竟我本来就是个边缘组出身的人,平常是在没什么人指点的情况下,靠着一副键盘和一张不利索的嘴混饭吃。

实际上,更多的情况不是甲方联系我,而是我联系甲方。我现在每天有相当长的时间都潜水于各个你们知道或不知道的QQ群,寻觅可能出现的需求。如果谁有需求的话,可以直接在微博发我私信;甚至有可能只要在某个QQ群提两句“需要剧本”,我就会降临到你身边。倘若用腿跑单子也是“不为大众所知”的渠道,那我这个应该算得上吧(笑)。

8.png

恋雨降临到我身边

 

乐趣与烦恼的循环,galgame剧作家说不定很擅长生养孩子?!

太莫拉写到现在也还是坚持自己跑单啊,实在辛苦。

听过这番令人感叹的自述后,更想知道恋雨老师在迄今的创作生涯中,遇到过哪些印象深刻的乐趣与烦恼呢?

 

秋思恋雨:我一直以来认为,如果将创作小说看成一种自由的挥洒,那么创作游戏剧本则更像一种解题的过程。

为什么像解题呢?因为可供游戏开发的资源是确定的,而选题乃至大纲也是确定的。你需要利用这有限的条件,发掘出对于制作的最优解。这就是所谓解题。

对我来说,很多时候正是在这种解题的过程中感到头疼。像是本来拟好的大纲在细化的过程中认识到行不通;有时甚至连大纲本身的方向都出现了错误——而这往往是在创作到一半时才能发现,那种必须全盘推翻的感觉会令人抓狂

然而,若能从中寻到最优解,那么此时的成就感和喜悦感也是无与伦比的。就像你做完了一张超高难度的奥数试卷,总会为此小小地自满一下:“这么难的卷子我居然都做得出来,我真牛X!”——差不多这种感觉。

 

太莫拉:不禁想起了《梦末》里那位即便世界末日来临,也要在教室里坚持做卷子的男主角。听恋雨老师一席话,突然领悟了做卷子的魅力,看来我要把珍藏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拿出来了(笑)。

不过,虽然可能会有点揭伤疤,但也请别忘了谈一谈曾遇过的烦恼。

 

秋思恋雨:记得曾有人说过,创作像是生孩子。那么成功生下孩子后自然非常开心。但其实,患上产后抑郁症的人也不少。我想这应该是很多创作者的共同经历。但即便如此,像我这样“记吃不记打”的大部分创作者,在短暂休息后又会被自己的创作欲重新唤醒

怎么说呢?某种意义上的一种循环?

 

创作者必须面临的定番:对笔下角色的表白时间

太莫拉像您都生了一窝了。既然把笔下的角色比喻成自己的孩子,那这个大家庭里您最喜欢哪个呢?换言之,恋雨老师觉得自己刻画得最满意的人物是哪位?

 

秋思恋雨:哪里哪里,跟老前辈比起来远着呢,还需要继续修行。

“最满意的”我不太敢说,毕竟对于好多角色、好多作品,我事后一想,总觉得有不少当时没注意到或没描绘好的地方。

但要是问最喜欢哪个……可以说我喜欢的不是某一个角色,而是一种类型吧。如果留意过我的作品,你应该能发现在我参与的作品中,我总会有意无意地去刻画这一类角色:她对于主角有着若有若无的好感,和主角互相知根知底、又相爱相杀;某种意义上,她知道主不会选择她,但她依然会为主角做出牺牲,并为主角献上祝福

在《某青》里这个角色是思静;在《梦末》里这个角色是唐乐吟;在《昙花》里这个角色是花玲;而在《三色绘恋S》里,这个角色是叶心。

9.png

不过,若真要选出一个最爱的话,我还是选唐乐吟吧。原因无他,她“届到了”啊!官方钦定的那种“届到了”。谁不喜欢亲女儿实现梦想呢,哈哈。

10.png

切,那还用花玲作头像

太莫拉她届到了!她届到了!呜呜呜呜呜……

借此机会,不知恋雨老师是否方便透露一下自己目前正在创作什么样的角色?

 

秋思恋雨:这个……请允许我去问问我的甲方?


“无情”背后藏真情,过来人也放不过玩家评语

太莫拉抱歉抱歉,那大可不必。我常听到一句话:一个撰稿人最重要的品质不是按时交稿,而是坚持保密。恋雨老师可是以身作则了。

转回正题,话说我其实很久之前就找恋雨老师请教过不少galgame剧本方面的问题。那么面对后辈或同行的一些请教,恋雨老师平时怎样处理呢?鼓励为主还是批评为主?

 

秋思恋雨:这个……分情况?说实话,我不适合为人师表,毕竟我的履历和能力还远不足以让我当老师,也不足以让我肯定自己能说出绝对正确的话。与此同时,我亦不善言谈。综上所述,我怎么看都不是块当老师的料(笑)。

很多时候,我甚至在创作理论上说不过玩家们。我只能在具体的问题上,根据积累下来的经验,给出具体的答案。如果有后辈和同行来咨询我的话,我基本上尽可能地给出一个答案,无论他们接受也罢、不接受也罢,我都不会太激动。

如我之前所言,写剧本和做题很像,所以解法也绝对不是唯一的,只是不同情景下存在着相对的最优解。说不定他人找到的才是那个最优解呢?也就是说,我很少给出鼓励或批判这些情绪化的反馈。我只是一个无情的答题兼码字机器(笑)。

不过,如果发现我生气了,那么可能意味着我真的在意你吧。

 

太莫拉努力给出的那一个答案,或许正是别人最需要的呢。

虽然您笑称自己是个“无情”的人,但作为剧本家,看到自己负责的故事变成游戏之后,会在意玩家评价吗?

 

秋思恋雨:这是自然,倒不如说我属于最在意玩家评价的那批人了。看到好评会开心,看到差评会伤心,这都是人之常情,我就不多说了。

然而还有就是……很多时候,我喜欢在剧本中加入大量细节,偶尔也埋些需要玩家费点心思的小伏笔。这些小细节、小伏笔,就算被玩家无视都没关系。可要是有人发现了,还告诉我他们看到了、夸我“居然还在这种地方用心”——那感觉,如同突然觅得了知己

 

意料之外的安利!热爱之情依然在燃烧

太莫拉我恰巧正在策划一个针对国G剧本的伏笔探索栏目,也是希望能鼓励更多玩家找到创作者们留下的伏笔。这种事或许可以想象成是在吧台搭讪美女:你如果连她的戒指戴在哪根手指都注意不到,又怎么令她有兴致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你。

那么来聊聊另一个八卦问题:在最近发售的国内外galgame中,恋雨老师有没有哪部您比较青睐的作品愿意安利给我们?

 

秋思恋雨:《美少女万华镜》!!!(大雾)

11.png

因为疫情的关系,我注意到最近发售的国G数量偏少,而身处赶稿地狱的我其实也没多少时间玩(对同行说句抱歉)。

前段时间我倒是玩完了《樱之诗 -在樱花之森上飞舞-》(サクラノ詩 -櫻の森の上を舞う-)。不得不说,其制作总指挥SCA-自(すかぢ)展现出的那股舍我其谁的才情,和那几乎能将人吞没其中的想象力,实在是可怕。一想到我和这样的人理论上是同行,便感觉稍稍有些自卑。玩galgame和做galgame的每个人都可以去玩玩。不论你之前听过多少关于这部作品的吹捧,你一定会在里面发现惊喜

12.png


对于自己的定位,和无限的奉献与感谢之心

太莫拉恋雨老师对于热爱的作家和作品怀有这般澎湃的激情,甚至有点叫人羡慕。一边受到这些业界顶尖作品的鼓舞、一边一步步地走在自己的创作之路上,如今的恋语老师对于未来有着怎样的期许和憧憬呢?

 

秋思恋雨:未来啊——如果单纯做做梦的话,更希望我写的东西能在他人迷茫之时送上一些慰藉吧,因为曾经我也被这样安慰过。

但是,我曾为连续四年没有一部作品而在深夜痛哭,那个时候我痛恨自己的能力不足;我看不见未来。现在我埋身于稿堆,每日写到天昏地暗,仍悲叹自己的才能之有限,并苦恼于是否能够带来超越以往的作品;这个时候我也看不到未来。

我讲述这些不是为了抱怨,而是……我所能做的只有拼尽全力写下去而已,不管它有没有未来。

而我的未来在未来等着我。

抱歉,文青病又有些犯了,我自己做个总结吧。我是一个自封的“老工具人”,一名创作者,一名为所有人带来欢笑与泪水的吟游诗人——这就是我以前就想成为的我。而我原本就是我,现在的我还是我。不论我的未来发生什么,我也希望我还是我。

13.png

终究,我只希望我能保持创作者的本心走下去,这是我对我未来唯一的期望。

 

太莫拉这几乎是诗意地现实,相信很多人也对您这种信念深有共感。到这里本次采访也接近尾声了,恋雨老师最后还有没有什么想跟大家说的?

 

秋思恋雨:嗯……怎么说呢?我是个最笨的人,一向不懂得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情。但在此,我要感谢所有喜爱并游玩过我作品的玩家,也感谢所有支持过我、帮助过我的朋友。你们是能让我创作下去的永恒动力。

谢谢你们,我与我的作品因为你们的存在而有了意义

 

太莫拉在这个约定俗成的恰饭环节,没想到您选择了将最后一句送给玩家跟朋友。恋雨老师辛苦了!

 

结语

在这次专访中,我们不仅被秋思恋雨老师的坦率和真诚所打动,也为他艰苦的工作生活和质朴的创作心态所感染。国产galgame业界本就只是国内游戏行业的小小一隅,而在国内以创作galgame剧本为生的自由作家更是少之又少,而秋思恋雨老师正是这群片光零羽的年轻人中的一员。

他的处境不仅代表着国产galgame业界的缩影,更反映出一代追梦青年的精神状态。他对自身所爱事物的热情、对开拓突破超越的渴望,乃至对生活滞步、技艺困囿的苦闷与迷茫,想必都能引发不少读者的深深共鸣。然而,秋思恋雨老师寄予创作之上的美好愿望,以及坚持自我本心的单纯信念,同样象征着年轻的奋斗者们身上那种肯定真善美的可爱,和不随波逐流的执着。我们在此感激和祝福像秋思恋雨老师这样的朴实青年,也希望更多人能从他的话语和作品中得到纤细的慰籍与温热的鼓舞。

最后编辑:2021年12月16日 16:37:28

相关词条

留言板

发生未知错误

请尝试刷新页面,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可加 QQ群 761794704 进行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