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Gal研发日志其二:选景故事·湖边小镇

我的Gal研发日志其二:选景故事·湖边小镇

2022-03-18 499次阅读 0人点赞

素闻南京有一个区叫做六合,被划入了江北新区的管辖范围里。说文解字听到名字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不过实际上的六合区基本还只是一个大农村——工业建筑其实不少,都是国家级企业的重工业,而除此之外,多的是各种农庄和村落。尽管景观经济是未来这块土地的重要发展方向,可似乎这个区总是会比别人慢上几步,江宁、高淳似乎都走在它的前面。

在车上时,工作人员介绍说,六合有诸多名产:雨花石、农民画还有猪头肉。说实在的,实际体会过后,唯一认可的便是猪头肉了——着实味美,皮肉吹弹可破,要比上海的南京大牌档购买的猪头肉好上许多。南京美食着实不少,如特地写的话,大概又能写上一篇文章,不过如今,还是聚焦眼下的话题。

关于《茉莉花》民歌发源地在哪里这个问题,着实有着许多说法,扬州有扬州的说法,苏州有苏州的说法,南京当然也有南京的说法,作为江苏省会的南京如若固执己见的话,那么多少有点为尊者讳的意思。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不做判断,可如果发源地却是在南京,那么发源自江北新区的六合这一点,应当是没有疑问的。

说起来,关于这一点,民歌《茉莉花》成体系的改编者,前线歌舞团的何仿先生在去世前曾稍微有些狡猾的来描述歌曲的发源地——对于中国来说,这首歌代表江苏;而对于世界来说,这首歌代表中国。

狡猾归狡猾,但是也着实是一番智慧。文化绝非非此即彼的,中国城市之间为了GDP高下或这个那个发源地而口水战不停的事情我是极为讨厌的。

只是这一次,我并没有前往素闻是确实发源地的金牛湖景区——景区周边已经统一管理,不再有自然村落。于是大约在金牛湖十分钟车程的某南京第二大人工湖旁,我找到了一个足以作为故事发生地的自然村落。

image

村落的配置,大抵是这样的。围绕某某街道,形成一个镇子,镇子上驻有政府办公、邮政服务、菜场集市和小学教育,并且也有一些其他的服务性行业和小商小贩。不过不是早晨买菜的点儿,那么镇子就会显得颇为人丁单薄。

门面房的店铺铁卷门多数锁着,偶有开着的,店主也未必一定在经营,下午沿着镇子走了一圈,整个镇子在经营的,只有一家餐厅,一家五金店和一家杂货小卖铺。

其实说是镇子,也不过只有十条不到一眼望得到道的街道。

围绕着镇子,是诸多的村落,十几户算是小村,二三十户便算是大村,五六十户的村庄只存在纸面上,空有村落建筑而无人居住。在导航地图上,这些村庄的官方称谓是李庄、王庄,诸如此类。

村庄,更是人丁单薄了。也并不是每个村庄都有乡村巴士的站点,村民来往沟通多数靠的是三蹦子或者农用小型拖拉机。最为印象深刻得一点在于,这次的乡村之行,我只见到了极为少数的年轻人——中年人也非常少见,想来只有镇子上的几个店主。而村子里的,除了孩子,基本都算是到了退休年纪或者已经退休了的老人。

不过乡村,大概是没有退休这个说法的吧?新农合保险一类的东西推广的还是稍晚了一些,并不是每一个农村老人都能享受到。因此上了年纪的老人继续在田间或者受乡村企业的雇佣劳作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村子附近有一块企业同南林大合作建立的科研种植基地,其中被雇佣的工人九成都是老年人。

站在某种高度不顾实际去批判的话,也可能会觉得这些种植基地、科研基地是否不合乎如今所谓的企业雇佣道德——然而在乡村,对于一些老人来说,按时发放工资,拥有一定程度的劳动护具和保险,拥有按月计算的假期就是确确实实的恩德。

农村空心化,这真的是一个极为让人觉得难过而确实在迫近的问题。

image

image

image

乡村的好处是绿化面积相当惊人。

不,在乡村多半也是不存在所谓绿化面积这个概念的。只要不是水田和居住空间的地方,多半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植被生长。这种地利上的余裕,是城市住民所感受不到的。
自己所在的乡镇,是水库旁的镇子,若是在路况好的情况下,一路开到市中心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样子。

当然,这是受限于目前这辆老车的保养情况所决定的数字,如果说是足够新锐的车辆,那么这个数字应该能够缩减到五十分钟内。然而若是堂而皇之开进市区的话,皮卡作为货车的身份也足够自己头疼了。

水库发掘的时候,大概是五十年代的样子。作为这个城市的第二大人工湖,面积上距离第一大人工湖倒是不大,不过整体的风格上差异还是非常明显的。
水坝所富有的并不是那种宏伟的气势,倒不如说是一种自然调和的景致。

堤坝旁边的栏杆使得这座水坝比起说是蓄洪方面的功能,倒是让人觉得观景方面的功能要更加方便实用一些。

当然了,年头久了什么地方都会有一些当地才有的传闻,毕竟开挖至今已经六十年了。就算是迁徙路线上的水鸟都已经开始习惯人工湖的湿地了。
“只不过,一般意义的那种有奇幻色彩的故事还是没有的,湖就是湖,既不会有什么大到惊人的大鱼,也没有什么谁投湖了的故事存在,这方面的故事,大概只能靠临时起意瞎编了。”

image

人工湖边上的村子,是取景的目的地,村子大约只有十几户人家。

我也很想说这就是村子的真实模样,但实际不是——农家村落是不会如此的,二层小楼多见,三层小楼少见。农家为了晾晒谷物和存放农业生产资料,都必然会有一个大大的院落。并且彼此留出不少距离。而上图所描绘的,是艺术加工。

原型是湖对岸的别墅区。

类似的小镇别墅区在人工湖对岸,价值不菲,大约也需要上海郊区一套房的价格才能拿下。虽然外形上采用了一点儿农村特有的感觉,但内核和布置上却和实际的院落大相径庭。比如说大大的落地窗和注重采光的布置,就和实际上的乡村大不一样。

村子,实际上,是很美的地方。能够让人内心觉得平静,至少这个村子还有通向外界的乡村巴士站点——只不过每班车间隔的时间真的很长。绿植丰富,生态自然,留宿的时候,我还见到了萤火虫。

只是村子的现状,真的不太乐观。

十几户,常驻三十多人,十几位男性中老年人受雇于附近的科研种植基地,二位女性老年人则负责伙食做饭。其他的便是自家侍弄一片不大的田地,放养些农家鸡鸭,乃至也有因病致贫的窝在家中。

村子里有两三个半大孩子,此外平时是决见不到一个年轻人或壮年人的。这些劳动力要么去了市区谋生活,要么去了异地,总之,是不会有留在村子里的人的。想要见到他们,唯独只有逢年过节——老人们年纪都大了,尽管看起来身体健朗,但毕竟是老人。尤其是一些已经丧偶的老人,暮年情况实在是让人担忧。

我家里也有一位六旬老人,原先居住在市中心的老房子里,后来拆迁则分到了周浦的新建公寓。初时也相当高兴,然而时间一久就开始了抑郁——没有亲属交流,对于老人的精神状况真的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今我都盘算着为他再在市区另寻一套住所的事情。

毕竟,约伊兹的贤狼说过:

“孤独是致人死地的疾病。”

我想,在这样的村子里,留下哪怕两三个年轻人的话,也会大不一样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这部gal的舞台和男女主人公身份就此决定了。

image

image

感谢互联网的发达,和农村既有的乡村旅游战略,让男主人公不至于做一个无业游民,可以经营前(水果)店后宿的场所来维持生活。

他也同样会是继承去世祖父意愿的人——为这个村子的老人们,站好最后一班岗。让他们的暮年,不至于过于的辛苦和孤单。再加上因为某些原因来到此处的女主角们,这个故事,也就不会那么寂寞了吧。

这样守在乡村,做着这样事情的男主角,某种意义上,带有一些诗人或作家的感觉。当然,那位名字听起来就像是法国诗人一样的男主角珠玉在前,所以,用日本作家的名字,也不至于不合适——村上春树,春树,haruki,晴树,这个名字也很有一些夏天会有的感觉。当然,也有些许恶意。

毕竟,上一位叫做haruki的主人公,着实和另外两位女主人公演绎了相当不得了的故事呢。

image

image

image

前店、后院、仓库、二楼、苗圃、阁楼。

主人公家的整体设计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不过真的要拥有这样的房屋,那么一定是土豪…

另外一位主要女主角的家,则是看到了某处烂尾别墅后灵感突发。

——乡村也有过辉煌的时候,曾经似乎也有赚了钱的人物想要回乡盖一座自己的洋馆,然而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完工,显得非常破败。在结合了上海某处我很喜欢的建筑后,这座“幽灵洋馆”就完成了。

image

image

image

今天的月色并不明朗,也没有星光闪烁,云朵密集,或许明天就是下雨的日子。

过去悉心打理的花园如今只剩下花坛里自然生长的不知名野草和墙壁上绿色的苔藓,唯一的光源就只有如今已经变得斑斑驳驳的欧式小亭里的一盏台灯。

以及,台灯旁边小口啜饮着纸杯里红茶的美丽女性。
这副荒废而美丽的构图,就好像是表达着构图者这样的理念。
——即使是社会退化,种群消亡,只有她还会像是现在这样,静静的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做着她所应该做的事情吧。

一点一点优化,设置场所后,最后决定整个村庄预订将会用30张高质量场景绘画来描绘。

——这也直接导致制作成本的第一次大范围上升。毕竟众所周知,galgame这种东西是很少会在场景上下大成本的。但我觉得,这个村庄所发生的故事,应当值得更好的描绘。

说到这里,之前也有朋友提醒过。

galgame的消费群体和受众,和我想要传达故事的关注者种类,可能不是完全重叠的。也确实,让阿宅们去关注乡村凋敝和空心化的现状大概收效是不会特别显著——倒不是说我对于阿宅们有什么偏见,毕竟我也不会对自己有偏见。

只是这件事情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绝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关心而发生变化。这个村庄的原型是南京市这座中国二线城市之前列,算得上是较为发达城市周边的村庄了,至于三四线,乃至于戏称的十八线城市周边的村庄现状,我不愿意去想,也不敢去想。

思考再三,最后还是决定用这个本子来制作《茉莉之夏》。

原因的话,无关乎市场,只是觉得这样的故事发生地和故事框架,会更加有些“中国味”。

近年来国产galgame确实的在发展,但是国产两字本身却像是某种桎梏一样——有的时候国产成为了保护伞,似乎就一定意味着更低的质量,要求玩家要有更高的容忍度。有的时候国产只是把一个日本的故事汉化,排除地名和人名后,故事内核仍然是一个校园恋爱故事。

别误会,我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毕竟喜闻乐见,毕竟也是最常见的题材。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要一个更加“中国内核”的故事,让玩家通过点滴细节和环境去了解到,这确确实实是我们所生活的乡土。

尽管可能无法做到什么,但是稍微能够对此有所感怀的话——那么我想,这就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再次感谢南京扬子国投集团、南京扬子茉莉谷的支持。

选景故事实在是有些过于人文和主观了,下周末如有时间的话,再说说这款独立游戏和投资管理方面的事情吧,也希望其他的开发者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借鉴。

前文: 我的Gal研发日志其一:选景故事·浦口车站

最后编辑:2022年3月18日 01:42:15

留言板

发生未知错误

请尝试刷新页面,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可加 QQ群 761794704 进行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