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制作人的致谢信:谢谢你们让我“死而无憾”

《葬花》制作人的致谢信:谢谢你们让我“死而无憾”

2022-03-17 650次阅读 0人点赞

2021年10月29日凌晨1点,距离国产AVG游戏《葬花·暗黑桃花源》首发刚好一周。

这天晚上,我开始写这封致谢信。

刚写的时候,我本已改掉了这个夸张的标题,可写完以后又觉得很合适,便把它改了回来。

截止至2021年10月29日零点,《葬花·暗黑桃花源》的销量为24874份,我们收到了1106个评价,有97%为好评。

制作游戏之前我根本没想过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肯定。所有的评价我都看过,在这里非常感谢大家对于《葬花》的支持!

image

《葬花》是由一个五人团队的小工作室制作而成的,就连宣发也是我们自己在做。

我是从漫画和电影行业狼狈转行的“失败者”。

角色画师慢慢是刚从程序专业毕业,学了几个月板绘的应届毕业生。

其余三人则是在外包公司或做休闲小游戏的公司受够了,跑出来想做点“真正的游戏”的从业者。

所有人都只有三年以下的从业经历。

刚组建工作室时,我十分抠门地省着每一笔钱。我自己住在工作室里、压榨着大家单休、连办公用的电脑都让大家自带。

我们五个人本来根本不认识,完全是靠着招聘软件的大数据匹配到一起的。

我们聚集在一起的理由,是我画了个大饼:说是要做一部前所未有的文字冒险游戏。

而我们坚持下去的理由,则更单纯一些:

大家想帮我实现“遗憾”,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实现自己的追求。

我一直抱有某种“遗憾”,并且这种遗憾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减少,反而像是灰尘一样越积越多。

——

七岁时,我和家人在影院看了一部电影——《神话》。

这部电影由成龙和金喜善主演,讲述了一个评分不高却让我终身难忘的故事,描绘了一段一位闯入地宫的现代人与一位长生不死的战国公主的恋情。

当时,七岁的我亲眼看着冰冷的山洞中玉漱公主解开衣服,扑到蒙毅的怀里给他取暖,母亲立刻捂住了我的眼睛。

当时的我虽然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image

七岁那年,不能看完这部电影是我的遗憾。

十二岁时,我看完了电视剧版《神话》,又想起自己还没看完《神话》电影版。我偷偷摸摸地在网上找到了电影版,终于在没有人挡住眼睛的过程下看完了全片。

我看到了玉漱公主在山顶翩跹起舞、看到了她在地宫如仙女般飞身而下,看到了她在崩塌的地宫中喊出那一句“你不是蒙毅”。

那时候,年幼的我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梦想——

“真好,我也想泡一个两千岁的战国公主。”

十二岁那年,没能看完《神话》的遗憾没了。

但是,没能与战国公主相恋,成了我新的遗憾。

image

——

又过了五年,我十七岁了。

高一的暑假,我创办了零创世动漫公司,开了一家漫画工作室。

我担任公司大多数作品的编剧,而我最早的一部作品,便是《桃花源》。

《桃花源》漫画是以“桃花源记是不是一个鬼故事”为灵感创作的,我在里面创造了一位死了两千年、被困在千年骨冢中的战国公主。

当时,我洋洋洒洒地写完《桃花源》的剧本,非常得意。因为我不仅圆了自己初中上课时YY《桃花源记》的梦,还把十二岁时没能与“战国公主”相恋的遗憾补齐了。

可是,当我兴奋地把剧本交给编辑时,却又产生了新的遗憾。

“你这写得太多了啊,杂志有页数限制”。

“那怎么办?”

“删一点吧。”

……

十七岁那年,不能与战国公主“相恋”的遗憾没了。

但是,不能按自己的想法去创作《桃花源》,成为了我的新遗憾。

image

——

之后的几年,我混得并不好,算是被现实彻底地“教育”了。

如果回头去看十八岁的我,或许还算年轻有为。

那一年,我创作了《小倩投食计划》、《贞操拯救者》、《无人之境》这三部收藏五十万以上的作品,并担当平台最重要的两个企划“金庸先生作品改编”以及“迷都系列”的编剧。

但是,二十二岁的我,仿佛在冷冻舱里睡了四年,在时代的洪流中起起伏伏,一事无成。

2017年,我想寻求突破,在日本市场发表漫画,却在更为内卷的战场上败北。

2018年,我想把漫画公司做大,辍学回国,却正巧赶上国内漫画市场泡沫破裂,平台腰斩了70%的漫画作品。

2019年,我想拍电影入行影视业,电影入围后却赶上了全球疫情,影展停办,电影禁拍。

2020年,我虽谈不上绝望,但遗憾越积越多,压得我喘不过气。

同年七月之时,我想放弃了。

我解散了漫画团队,和员工吃了散伙饭,打算之后找个靠谱的工作先赚几年钱,但心里的不甘逼着我去再试最后一次。

我写了《葬花》的一份商业计企划书,买了飞机票去广州,找一位朋友帮我介绍融资。

他带我见了十几位互联网大佬,给我机会,让我向他们展示我的商业计划。

我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吹嘘着桃花源的世界,吹嘘着双花老婆,却并没有顺利地拿到投资。

记得一位大佬问过我:“你想做的……这个叫什么来着?”

“AVG游戏。”

“哦,这种游戏你觉得能赚多少钱?”

“头部作品《泡沫冬景》能赚很多钱,我和他们制作人古落认识的,他们成本很高,请了很多大佬做,最后不仅回本,还拿了投资……”

“那大多数的腰部作品能赚多少钱?”

“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能告诉大佬,腰部的同行们都很艰难,都在用爱发电。

因为我们很难拿到版号,只能偷偷摸摸地在灰色地带发行我们的作品。

再加上国产AVG起步晚,哪怕做出了一些出彩的地方,也很难取悦那些早就玩了上百部优秀的国外作品的玩家。

我们的立项在商业角度上来看一文不值。如果我自己是投资人,都不想投这种项目。

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个项目无非是一种我想创造自己的世界和角色的自嗨罢了。

那一天,我本来打算放弃了,我想将成本缩减到极致,自学程序再雇个美术,两个人以十万成本做个游戏。

可是,人生的走向总是让人捉摸不透。我没想到给我介绍一位位投资人的那位朋友,最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选择自己给《葬花》投资了。

我想我应该没有成功骗过他,我给他画的销量大饼他应该是不大信的,毕竟他旁观过那么多投资人拒绝了我,肯定也明白他们拒绝的理由。

他只是想帮我实现遗憾,并同时实现自己的某个遗憾而已。

——

好像跑题了不少。

写回标题。

我为什么说现在是“死而无憾”了呢?

因为我其实经常会想:如果我死了能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

死亡是夸张而严肃的命题,而我曾亲耳听到宿舍楼下的校友因为在校车前面横穿马路而出车祸的声音、也曾了解过有个熟悉的高中同学突然病逝的消息,因此我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每次飞机起飞前都会想。

以前,我是真的不能说自己“死而无憾”。

我虽然开了一家叫作“零创世”的公司,喊着“创作作品就是创造世界”的口号,却是圈子里臭名昭著的烂尾作者。

《小倩》烂尾了,因为我想写的结局写完了,平台还让我继续写,就干脆摆烂了。

《无人之境》烂尾了,虽然我真的很想写完,但因为没有订阅收入,跑了两任主笔和陪伴了我五年的责编,最后只留我一人用小说的形式把文档整理成PDF,完结了这部作品。

甚至有位读者在评论区回复:“来漫画平台看小说,我看个P!”

《贞操拯救者》不算烂尾,看到结局的所有读者基本都会留下“吹爆”或“泪目”的评价,但可惜这部漫画从书名开始就输了。这明明是部内核高雅的作品却有着一个低俗的书名,实在不好把它写在我的墓志铭上2333

所以如果我要是突然猝死了,那应该还是会带着强烈的遗憾而死。

我从来没创作过一部完整的、能让自己无憾而死的作品。

image

——

然而,这部《葬花》算是基本帮我了却了多年来的遗憾——我终于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部完整的作品。

我在大家的帮助下创造了一个“桃花源”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现代人也有古人,有活人也有死人。

这个世界可以打猎、种田、斗蟋蟀,也可以纺织、钓鱼、捉迷藏。

这个世界有永恒的时间,白天的人是一个极端,晚上的人是另一个极端,进入游戏的玩家却能和故事里的任何一个角色成为朋友。

最关键的是——这个世界,有我爱了十六年的战国公主。

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中和她过上几百年、每年成婚一次的生活。

我可以带她去看外面的世界,在晨曦中见证她的消逝。

我也可以帮她实现“埋葬一切”的夙愿。

真的什么都有了。

能写的都写了。

太爽了。

《葬花》的制作完成,才算是第一次让我能够“死而无憾”。

因为这一开始就是我想创造的世界,并且在创造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人能约束我,我可以写个爽。

当然,这种事导致的后果也不一定都是好的。

小部分人给《葬花》差评,基本都是由于不满我在创作中的“自嗨”。

初次写游戏剧本的我没有满足他们的期待,暴露了写作功底的不足。他们在差评中列举出了一些日本名作作为例子,甚至会摘出剧本里的段落,帮我改写一段更好的文字——这些都让我非常理解到自己文学功底的不足。

虽然我并不是为了展现高超的写作技巧而做《葬花》的,也知道《葬花》与那些神作有距离。但是,下部作品我会努力满足这些朋友们的期待,做得更好一些。

当然,我更想感谢大部分的玩家。各位容忍了这部作品的瑕疵,给了好评,虽然大家基本都会抱怨同样的一句话——

“重复的文本怎么这么多?”

这真的很抱歉…….

由于经验不足、欠缺考虑,原本我是想自作聪明地用“重复”来塑造一种在永恒中轮回的体验,让真结局的“结束永恒”更具逻辑且爆发力,没想到反馈过于负面,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体验。

有玩家指出“你其实可以把世界观和悬疑点拆碎了放在各个人物线里”,也有玩家指出“你其实可以把重复前的节点放得靠后一些”。

确实……这都是更好的解决方案,我们下次一定会比这次做得更好,一定会更注重玩家的感受。不断优化给玩家的体验,这也是小工作室成长到大工作室的必备过程。

image

——

总之,说了这么多还是回到主题——谢谢大家让我“死而无憾”!

谢谢凶真,谢谢你能提供资金支持我们来做这部游戏。

谢谢工作室的其他四位成员,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么艰苦的一年。

谢谢Hanser赋予了双花灵魂,并且帮我们不断宣传。

谢谢老森、Candy_wind老兄、匣中猫大佬以及其他配音演员们,桃花源世界的完整是由你们所塑造的。

谢谢古落、非离、HD、kya、永唯、炒饭、疾风、小仓、windchaos以及其他热爱AVG的前辈们,感谢你们支持过《葬花》。

谢谢那些自来水的鉴赏家、媒体和UP主,谢谢你们都在帮我们宣传,让《葬花》获得了意想不到的高热度。

谢谢那些非常热爱《葬花》的粉丝们,我看到你们换上了双花的头像,做了很搞笑的表情包,造出了“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的梗,画出了双花的同人插画,写了“村长X如愿”的同人小说,这些都是我之前未预料到的惊喜。

谢谢首周24874位购买了《葬花》的玩家,包括10%阿根廷籍以及俄罗斯籍的友人——谢谢你们能肯定我们工作的价值。

也谢谢未来能与这款游戏相遇的所有玩家。

《葬花》不是我们的终点,而是我们的起点。

未来,我们想通过葬花的DLC扭转一些差评对我们的看法,并且做出更大世界观、能给玩家带来更多惊喜的新游戏。

不过,这一款游戏的本体,除了要不断修补BUG之外,算是走向了一个终点。

正因为我所感谢的这些人,在完成了这款游戏之后,我可以“死而无憾”了,能了无牵挂地继续尽力创作了。

正如《葬花》游戏打通真结局后的末尾所说的。

——感谢有你!

嵇零

2021年10月29日5:00

最后编辑:2022年3月17日 02:38:36

留言板

发生未知错误

请尝试刷新页面,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可加 QQ群 761794704 进行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