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词条
文章
广场
周年庆
【国G再演绎】未来的书函7

【国G再演绎】未来的书函7

2021-07-15    195次阅读    0人点赞     

文:月下九天

第七章:关于青春的聚会

……
【我不是胃疼】:伙伴伙伴伙伴!一会去哪里集合?
【我】:学校。
【我不是胃疼】:好的!我准备好了!向敌方大本营进军!!
【我】:吃枣药丸。
【我不是胃疼】:(滑稽脸表情包)
【我不是胃疼】:(熊猫人表情包)
【我不是胃疼】:(狗头人表情包)
我强忍住把魏通屏蔽掉的念头,等会出门还需要他当工具人。
今天是周六,我们四个人约好的聚餐环节,罗小涵征集了一下大家的意见,负责安排地点,魏通无所谓,木馨有吃的就行,而我的意见只有一个:别在太阳公公眼底下就行了。

……
【我不是高达】:一大早群里就这么闹腾啊,你们周末都起这么早吗?
【我】:高宏,我们打算一会去约饭,一起吗?
【我不是高达】:不太行,跟戚修远和蚯蚓约好了一起买东西。
【我】:行吧,下次有机会一起。
这个群名叫【我不是高达】的朋友,是隔壁楼文科班的学生,今年漫展上认识的,当时他跟他的好基友以及青梅竹马一起在逛展。
正好撞见我跟魏通,互相觉得眼熟便问了几句,很快熟络了起来,意外的跟他相性很合。
【我不是辽景宗】:去哪?
【我】:不知道,小涵还没跟我说。
【我不是辽景宗】:唉,下午我要帮萧太后提包,不能凑热闹。
【我】:好兄弟,加油。
我替他默哀,这个【我不是辽景宗】就是景阳啦,历史上辽景宗是萧太后掌控的傀儡皇帝,萧太后就是我之前提过几次的班上某个性子跳脱的组织委员,也是他的青梅竹马,也在这个群里,没冒泡可能是没睡醒,顺带一提,她的马甲是【我就是萧太后】。
我跟景阳的共同话题,就是彼此的青梅竹马今天又如何欺负自己了。
嘟——
手机私聊提示震动了一下,我切出群聊看看消息界面。
【罗小涵】:我先出门去找木馨咯,你再提醒一下魏通,别让他迟到了。
【我】:好的,咕咕咕。
【罗小涵】:嗯哼?敢放鸽子的话,今天就吃鸽子汤。
【我】:不至于不至于,大可不必。
【罗小涵】:你可别迟到啦。
【我】:知道,学校门口见,你知道我手机坏了,出了家门就失联了,别让我等太久。
【罗小涵】:好~不会让你久等的。
……
确实没有让我们在原地等太久。
最后直接让我们跑去木馨家附近集合。
女生真是墨迹,哪像我们男生洗把脸、刷个牙、随缘穿件衣服就出门来的方便跟节约时间。
不过这也是女生的特权了,男生等待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等汇合后又发现她们也没怎么打扮,都是穿着日常的衣服,没化妆的样子,虽然也都很好看就是了。
不是在打扮,那为什么会耽误这么久呢?
“抱歉啊。”罗小涵一见面就道歉,让我心里的郁闷缓解了,而后解释了为什么会迟这么久,我这才谅解。
“木馨家那边的猫出了点事情,我们照顾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安置好。”
“这就是你说的意外啊?”
我是从魏通手机消息上得知了,我的手机收不到信号,在家里也只能靠着蹭别人家的WiFi才得以存活,幸好跟魏通成功汇合,不然我可能要陷入失联的恐惧中。
“战士的生命,浪费在了赶路上。”魏通愤激道。
当然,哪怕他装得很真,大家也都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这也是活宝的悲哀之处。
魏通见没有人欣赏他的表演,也就收敛表情大呼无聊。
我观察到罗小涵有点精神萎靡,感到奇怪,木馨家那只猫究竟弄出了什么意外让小涵都处理不好。
木馨道:“四阿哥又带兵杀了回来,跟八阿哥它们打了起来。”
四阿哥?八阿哥?是猫吧?木馨家小区里猫的名字真是奇怪。
我问道:“欸,场面很乱吗?”
木馨叹了口气:“是啊,我们一直在旁边看着阻止不了,我担心它们受伤,叫来了皇阿玛,可皇阿玛它也不关心,就在一旁看着他们打。”
皇阿玛也出来了啊,这是猫咪之间的夺嫡吗?真想参观参观。
听了木馨的话我更加觉得奇怪,我疑惑望向罗小涵,想听她解释。
“就是……那些猫挺闹腾的…”罗小涵一言难尽的样子让我放弃了解清楚情况。
“哇呜!听上去有点热血沸腾啊!”魏通的兴致一如既往高涨。
“最后皇后娘娘出面暂时把它们平息下来了,我们才能出来。”
皇后娘娘都有啊,这宫廷配置还挺齐全,一群猫咪都有这么多讲究。
我:“那我们还去不去?”
“嗯,应该没问题,对吧木馨。”罗小涵说道,揉了揉鼻梁,看来那猫把她折腾的够呛。
“没什么问题,有皇阿玛在。”木馨思考道。
罗小涵帮忙补充道:“皇阿玛就是之前我提到过木馨家里那只特别的猫。”
“噢!”
那还是真是特别。
虽然依旧不太清楚,但不影响我们的聚会就好,哦对了,要不要问问小涵是去哪里?
算了,一会就知道了。
……
……
烈日当空,路上水泥地被晒出阵阵波纹,热浪于空气中翻卷,太阳无情烘烤着大地,散布着它炙热的威严。
今天的气温异常炎热,室外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还好,我在室内吹着清凉的空调。
只是,谁来告诉我……
面前隔着一块玻璃墙的内部,各种鱼类们欢快游动着。
马面鱼、大比目鱼、鲔鱼、鲅鱼、鱿鱼等等鱼类在水中游动着,珊瑚海草点缀在水底,组成着五彩斑斓的海底景象。
“为什么要来水族馆啊?”我生无可恋问道。
明明还有很多可以选择的地方,咖啡馆、商场之类的都行,就算逛书店我也能接受,为什么要来水族馆看鱼呢?补习生物知识吗?
“因为旁边饭店的烤鱼好好吃!”木馨挺起胸一本正经说道,皎白的衬衣没有显露多少痕迹。
哈哈…算了,水族馆就水族馆,至少有空调,往好处想,饭店的鱼应该能保证新鲜。
面对木馨认真的神色,我只能做出妥协。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在水族馆类似通道的路口散步,可惜没有太多功夫观赏大玻璃内的景致,我还要分出注意力看住魏通避免他又发起神经。
“偶尔来逛逛也挺不错的。”罗小涵挽着木馨的手,胸口黑净的短袖压进木馨的胳膊,她观赏着四周游动的鱼类,说道:“而且这里其实也不错,难道你想在外面晒太阳?”
她们俩穿着相同风格的衣裙,一黑一白,乍一看像是情侣服,也都背着相同款式的随身小包。
“哈哈哈哈!就算在大海之中,我的灵魂也要燃烧起来!”“易燃物”魏通开始说话。
我无视掉某位自燃危险物品的自嗨,对着罗小涵说道:“咳咳,其实我比较想去游泳馆,不过既然来了水族馆就算了。”
泳衣环节哪个男生不爱呢?当然我只是单纯的想在炎热的夏天里畅泳于水中,泳装只是顺带。
“游泳?不太行,没时间买衣服,而且人多才热闹,本来这次想多喊点人的,不过大家好像都有事,可惜。”罗小涵叹气道,她还想趁机会让大伙好好聚聚,以后没太多机会了。
确实可惜,高中生也是很不容易,像这种偶尔聚餐,毕业之后只会更少。
“总会有机会的,放心啦~”
我安慰道,在高三这个关键的时间点,总要留下点值得回忆的记忆,不然这三年就太无趣了。
罗小涵道:“那可不一定,小潇倒是容易喊出来,曲琪跟乔伊这两个,周末完全叫不出来。”​
她挽紧木馨的手臂,抱怨不断,木馨在一旁傻笑拍拍罗小涵安慰着。
小涵哪里都好,就是有点太看重友情了,当然这也是优点,以前大家又不是没在一起玩过,都已经两年的交情了。
“没事,这个学期可是有一场义卖会,我已经有个好计划了!”
“你这么早就关注了吗?有点可疑哦。”罗小涵怀疑地看着我。
“是的!我可是筹备许久呕心沥血才想出来的计划,绝对给我们高三留下宝贵的回忆​!”
“不要又是女仆咖啡厅这种用烂了的设定就好。”罗小涵无所谓道,环顾四周,看着水中多姿多样的生态圈,完全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啊咳咳…当然不是!”
可恶,不愧是罗小涵,居然看破了我一半的计划,为了看她们穿女仆装,我可是煞费苦心,没想到一句话就被猜到了,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举起捏紧的拳头,暗暗下定决心。
如果在游戏里,这时候就可以得到提示:你充满了决心,理想提升了。
“噢!你也要跟我一起燃烧起来了吗伙伴!”魏通锤了锤我的肩,兴高采烈道。
“你别碰我!我们不一样!”我嫌弃道。
“?”罗小涵看着莫名其妙斗志昂扬的我俩,疑惑不已。
“男生真是看不懂”罗小涵小声道,木馨在一旁嘟着嘴点头应和,突然看到了什么,眼前一亮。
“欸欸欸!哪边那条鱼!”木馨兴致勃勃指向在玻璃墙另一侧一只慵懒游动的鱼儿,兴奋惊呼着。
她松开手,趴在玻璃墙,睁大眼睛看着里面游荡的海鱼。
“那只鱼怎么了?”罗小涵问道。
“我吃过!好好吃!!”木馨傻乐地说道,语气中蕴含着对美食的幸福感都快溢了出来,对于她来说幸福可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罗小涵盯着那条鱼看了下,看品种应该是鳕鱼,颔首配合道:“那一会吃饭可以试试。”
“好呀好呀!”木馨点头不止,兴高采烈,又牵起小涵的手臂摇晃。
我对这些事情无所谓,只想找个地方坐着,享受一下水族馆的宁静,如果魏通能够不吵就更好了。
“大家看!邪恶的鲨鱼!”魏通又在一遍嚷嚷着,指着远处慢悠悠游过来像是在巡视领地的大鲨鱼,恶语相向。
“哇!好大一只鲨鱼啊。”木馨看着体型硕大的鲨鱼,感叹道。
我敢打赌,木馨此时心里肯定在想着这么大一只鱼能吃多久。
回头一看,果然,她双眼放光,馋着似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的模样。
求求你快停止这种危险的思考!不要在这种地方贯彻人设啊!一点也不可爱了!鲨鲨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
罗小涵的话就正常很多了,她科普道:“鲨鱼并不能算邪恶,虽然是海洋霸主,但海洋学家认为它们对我们人类的肉质并不感兴趣。
之所以会来到内陆造成一些袭击人类的事件,主要还是因为人类的过度捕捞,压缩了它们的生存环境。自然界的物种没有善恶之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我闻言啧啧不语,魏通真得好好学学。
魏通并没有搭理我们,自己贴在玻璃墙上,仔细端详着鲨鱼的姿态。
大鲨鱼好像对我们四个人感兴趣,围着我们这一块在绕圈,尽情展示自己健硕的体态,对于它来说,两脚兽的样子真是奇怪,头上长着不明意义的毛发,怪异的直立行走,奇怪的肢体;没有亮眼的背鳍,没有坚硬的皮肤,没有锋利的牙齿等等,哪有它们鲨某人夺目光彩夺目。
我摇头晃脑道:“说起来,鲨鱼在人类的影视作品中,都是反派的形象,像什么八爪狂鲨、幽灵鲨神、深海巨鲨、夺命双头鲨、机甲猛鲨、风飞鲨等等一系列奇葩作品,太怪了。”
说完,我拍拍手,抒发感慨。
玻璃墙前的鲨鱼好像也赞同的学着晃动脑袋,疑惑着:人类到底在想什么呀?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啊?是吗?是有点奇怪了,不过感觉还挺帅的。”魏通道。
“帅什么啊?鲨鱼那么无辜,莫名其妙被黑这么惨。”
感慨着人类的愚蠢,我情不自禁把目光移向在水中八面威风般的鲨鱼。
我将手触碰在玻璃上,看着被囚禁在这狭小的水族馆中的鲨鱼。
不是所有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
但它会不会渴望辽阔的大海呢?
作为区别于其他生物能够自我思考的人类,所有的一切自然全都是以人为本;道德、律法、规则都建立在人类自己的思考上面。
“怎么?不认同这种圈养吗?”罗小涵察觉到我神色异样,松开了缠在木馨身上的手臂,走到我身旁并肩。
我撇着嘴巴,弹了弹玻璃,不置可否地说道:“也不算,只是觉得现有的动物保护法规则不太完善,你可不要用子非鱼这种话来跟我辩论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要是从这方面辩论起来,又是没有半点意义的讨论。
“没有什么好辩论的,看不惯就去改变,不然再怎样替其哀怨都没有意义。”
“你还是这么理性啊。”
“你还是这么傻。”
???
怎么骂人呢?!
我扯了扯衣领,佯装怒道:“喂喂!讨论归讨论,你别人身攻击!”。
“我明明是实事求是分析你的思想,动机,以及行为,综上所有,才得出来的结论。”罗小涵也开始了表演,扶着额头微微叹气,演技可谓精湛,不过接下来语锋一转,正经说道:“以现在的目光跟标准看待动物保护法,会发现很多地方太过于粗糙,就比如对于野生这个词的划分竟定义于非家禽类所有动物均为野生。”
“但是也动物保护法确实保护了许许多多的生命呀。”木馨若有所思道,听着我们的交谈。
魏通双手交叉在一旁,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切入进来,猛的点头赞同道:“嗯嗯确实,比如从农华兄弟手中解救了经常因为养殖不当导致生病的竹鼠。”
喂喂,魏通你这说道根本不是一件事好不好!这明明是诟病!农华兄弟多惨呀,莫名遭受了无妄之灾。
我揉了揉肚子,已经饿了,想去吃饭,但他们还在讨论,叹口气,决定加入话题,说道:“如果要重修动物保护法,需要牵扯太多精力了。”
其实我不太好多说什么,对于学生而言我们有着天然的信息差,我又不像罗小涵一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所以等着听她的结论就好。
“嗯,不止是动物保护法,律法也有很多需要斟酌的地方。”说到这儿,罗小涵沉吟片刻,继续问道:“你们觉得自由是什么呢?”
魏通:“当然是自由自在!”
木馨:“能够随心所欲?”
自由这个话题对于高三学生来说真是奢侈的东西。
我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心无挂碍吧。”​
自由这种东西,只有不自由的人才会渴求,我不能说自己已经是自由自在,至少算随心随性。
“自由与否是基于自己的判断,世上本来就没有所谓真正的自由​。”罗小涵目光闪烁,抬头仰望起玻璃甬道外的水景。
另一侧仿佛自由自在鱼类们游动着,在它们的世界里,也许在玻璃墙内部的其实是我们。
“谁说没有真正的自由!那个男人就是自由的代表!”魏通作死笑道,嘴巴咧开得意扬扬,对我说道:“伙伴,你知道我说是谁吧?”
我向后退了半步,默默远离他,怕被传染香蕉君的哲学。
“哦?”罗小涵眯起眼睛,对着魏通笑了笑。
魏通见罗小涵带着看似温柔,实则冷意的笑容,一步一步靠近,打了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连忙道:“啊对!张三老师说过:真正的自由是自律的自由!小涵说得没错!”​
最后他的求生欲还是战胜了作死的本能,再迟一步他就要大难临头,看不到乐子让我颇为遗憾。
我总感觉罗小涵话里有话,捉摸不透,只能猜测道:“你是想说自由是一种悖论吗?”
罗小涵摇摇头:“不是,重点不是自由的定义,而是我们每个人本身都被围在一个狭隘的圈中,都被局限于规则之类,这便是秩序的代价。
我们生来就被规则束缚,又何尝不像鱼缸中的鱼,只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大学,再到社会,我们跨过一圈又一圈的规则,每次都以为自己离自由更进一步。
最终都会被社会这个最大的牢笼困住,就像食物链一样,从上往下,贫富不论,在这个最大的笼子里被圈养。”
这个世界都是由规则制定的。

最后编辑:2022-01-03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