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词条
文章
广场
周年庆
【国G再演绎】未来的书函13

【国G再演绎】未来的书函13

2021-09-02    183次阅读    0人点赞     

第十三章:人生赢家与养生青年的友谊

​文:月下九天

我叫高弘,字达也,前不久刚成为高三狗。
顺带一提,这个字是某个脑袋里能装下博丽神社巫女全部节操以及后宫的死宅女给我起的。
而又经过外传,高达也这个名字,经过其它班某个沙雕网友嘴里,又变成了高达这种充满科技风的名字,试问哪个男生又能拒绝高达的诱惑了?我自然也不能,但总被怎么叫着还是会觉得怪异。
呸呸呸!话题歪了。
回归正题,刚刚成为高中生没多久,还在适应着高三艰辛刻苦的节奏。
不过最近因为某些我不得不有点在意的情况,让我一直心不在焉,这对我适应节奏起了很大的阻挠。
我在意的女生已经一周没有来学校了。
在意只是含蓄是说法,真实情况当然是喜欢的女生。
高中生喜欢一个女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我至今还记得,她在高二上学期转学进来的场景,拥有着艺术品般精致唯美的美貌,理应享受女生们的围绕中心,男生们的前呼后拥,在此起彼伏的惊叹和起哄声中羞涩红着脸,颤抖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但她不是。
她站在讲台上,傲然挺立,横眉冷对,轻轻抬起微翘的下巴,用绝对零度加缄默术的组合技眼神向台下一扫——
“我叫杨清雪。”“如果不是与学习相关的事情,请不要来打扰我。”
不苟言笑,不谈八卦,对别人对自己都如同秋天一般冷酷无情,这样的异类在班级中自然受到了放置play。
但也成了男生眼中的女神,也成为我心心念念默默关注的——暗恋?
在目睹她拒绝将近二十位男生后,拿到快十次年级第一后,我被这偌大的阻力影响,暂时收心。
有什么想法至少也等开学后一段时间,再考虑实施。
可谁能想到,开学后,除了开始几天,杨清雪照常来学校报到,之后却很快销声匿迹。
要不是因为我跟她某个共同的朋友通风报信,我可能都要阴谋论担心起她的安危了。
终于,在第六次早读心不在焉后,终于被忍无可忍的团支书叫去给学生会帮忙。
“竟然早读没心思,就给学生会招新帮忙去,别影响其他人!”
团支书程潇冷酷地说道。
“是亦。”
班长附议道。
于是我就被派过来当劳力,帮忙立起棚子,搬运东西。
好不容易忙完,终于能闲下来。
我在摆好的桌子后面,随便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剥着上面的枝条数着。
告白、不告白、告白……
告白、不告白……
告白……
在我剥到树枝快干净了的事情——
啪。
哎哟!
脚上的疼觉让我清醒过来,思绪回到现实。
是跟我一起来的女生踩的,她嘴上说着早读好无聊好不容易有个偷懒的机会,拉都不不开硬要跟过来。
“蚯蚓!我警告你不要看我没反应就蹬鼻子上脸!老虎不发威是要变身的神探威威猫——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答复是又加了一脚。
“不踩醒你,你是要继续每日消沉度日吗?”眼前戴大圆脸眼镜的小个女生趾高气昂地盯着我,仿佛踩人脚趾是替天行道,“这几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时不时看向某个空着的位置,其心可诛!”
“哼!”我邪魅一笑。
“多谢菇凉关心,在下精神好得很,神游天外也只是得到老祖宗的启示,每日看似心不在焉,实则诸多诗词牢记于心,反倒是姑娘你熬夜预定限量版LO服,睡眠肯定不足了吧!跟过来还算小生救了姑娘一命,对了,算算日期,好像应该快到补尾款的季节了嘛?”
“呀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下完了!这个月又要吃土……土真好吃,你要来点吗?咳咳……”“啧啧啧,简直像某无节操穷鬼巫女,该说你不愧是‘蚯蚓系’女生吗?”
“邱芸!不是蚯蚓!”叫邱芸的女生抓狂地蹂躏我的头发,把一通火气发泄在我潇洒的发型上面。
“住手!蚯蚓蚯蚓蚯蚓!”
我不服输的念叨着她的名字。
没错,她就算给我取了“达也”这个字的电波女。
“知道你们小两口关系好,但请别在大庭广众下面打情骂俏,学弟学妹们都看着呢。”
旁边传来不和谐的声音,我转头定睛一看,是一位躺在一排凳子上,穿着短袖校服,脸上还覆着一本书的家伙。
“谁!谁跟他在打情骂俏!”邱芸闻言赶快停下手上的动作反驳道,“再说你又是谁啊!!”
我觉得这家伙的声音有点耳熟,只是暂时没想起,应该是一个熟人。
“唉,蚯蚓同学,高达同学,这才几天没见,就忘了我啊。”
他拿下脸上遮阳的书本,起身唏嘘道,手里捧出一个保温杯,随性调整坐姿,懒散地靠在凳子上。
我这才看清他的样子。
“高练啊,你怎么在这摸鱼啊?”我记了起来,这是普通班赫赫有名的工具人,一般工具人不配都不配拥有姓名,但这位可不一样,他是混到了耳熟能详的工具人。
无论有什么活动需要帮忙,都第一个想到这家伙。
而我对他最大的印象,是他混迹冻鳗圈的CN,可以理解成马甲、名片、外号。
“哟鹤——这不是我们的高大渣男吗?”邱芸故意拖着长长的尾音,“也对,这里应该有你一席之地。”
“别别别,别再叫了,年少不懂事啊,怎么就取了个这么一个圈名。”高练连忙摆手,一听这称呼就认输起来。
我同情地看着他,十分惋惜。
好好的一个冻鳗高手,怎么就取了【渣男】这种圈名。
虽然高练工具人的大名让我早有所闻,但真正熟识起来也是因为前段时间的漫展,当时还特意拉起来个群聊,现在高练他在群里的名片都是【我不是渣男】,相当有牌面。
不过别看这家伙经常自喻为冻鳗高手,天天看动漫,水群聊就以往他成绩很差,实际上成绩在理科班那边也是年级前三十,简直就像那种表面上不努力,实质在背后偷偷努力的学霸。
据我了解,他能有如此成就,应该归功于他令人万分羡慕的青梅竹马,同样是年级第一的罗小涵。
“咦,高大渣男怎么在这里摸鱼呢?不应该去招待学弟学妹吗?”
“我一个大男人招待什么?学生会现在走媚宅流,用美人计吸引小学弟呢,还准备了好多种类的学姐,啧啧啧,我那时候都没这待遇。”
“那小学妹呢!?可恶,还有没有天理!气抖冷!”邱芸拧紧拳头,怒道。
“你这拳法?敢问师承何派?”高练闻言放下手里的保温杯,后退一步,做了个咏春的起手势。
“在下师承魔鬼筋肉人,中华古拳法传人!”邱芸骄傲昂着头。
“久仰大名,看来我们今天得既分高下,也决生死了。”
“小学妹不可以就不能被学姐美人计了吗?”我疑惑问道,打乱了他们比划的节奏。
邱芸和高练同时转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向我。
“未曾设想过的道路。”高练拍了拍我的肩,凝神思索,“不愧是你。”
“没想到你还是这种人啊达也,我看错你了。”邱芸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
“什么啊!?我就问一个学术性的问题!抱着求知欲的心态问的!”我纳闷解释道。
我当然不是什么百合党啦。
再说就算是又能怎么样?谁不喜欢看美少女之间的贴贴?
“我明白的,大家都是宅,我能理解你,放心,我是专业的死宅,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怕,更不会笑你——噗嗤!”还没说完,高练就捂着嘴,背过身去。
你这不是笑了啊!别再玩美人鱼的梗了啊!你这个玩梗小鬼!
“我觉得这补胎河里。”
“这恒河里。”高练再度端着保温杯,细品一口。
“你们这些玩谐音梗的可是要被打死的!”邱芸举起拳头,气势汹汹地对着我们。
呵天真。
我撑了撑大概存在的眼镜,歪嘴一笑,对自己这个见识浅薄的青梅竹马十分不屑,“你以为我们是在玩谐音梗?不!我们在讨论哲学。”
“存在即合理。”高练接过话茬,对我挑了挑眉,示意我开始表演。
“存在是事物最普遍的共向,合理则是合乎理性,合乎绝对精神。”
我单手扶着额头,低下头故作深沉,在外人看来应该是十分中二的姿势。
高练:“这河里吗?”
我:“这恒河里!”
不愧是我相识几个月的至爱亲朋手足兄弟。
配合起来默契无比。
“你们两个搁着讲相声呢?今年校庆没有你们上场我不看吼!”
邱芸看着我们两个傻缺的样子,头冒黑线。
我们两个也觉得这样子有点憨批,默默远离对方。
肯定是被他传染的。
我心里默默想着,后撤几步贴近邱芸。
咳咳,我这么正经的人,一碰上高练就会莫名其妙中二起来,太奇怪了,得用邱芸的非气冲冲,以毒攻毒。
谁知道高练也跟我同一时间退后,一脸嫌弃的样子,跟我默契十足。
“呔!又是你传染我的!”
“你简直有毒!”
我们两个同时谴责对方。
啧。
果然,我们不愧是戚修远嘴里说的天生契合的宅男灵魂。
“哦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是拥有同一种类型的替身啊!”邱芸在旁边吐槽。
完全没办法反驳。
我跟高练对视一眼。
都从对方眼中读出:要不要把邱芸给灭口了?
“大庭广众了,求求你们不要在深情对视了,让小学弟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咳咳,你懂什么?这叫男人之间的情谊!”我震震有声。
“别gay里gay气了,忙完我们要回班上啦。”邱芸扯住我的衣服,把我拉走。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她好像不太喜欢我跟高练接触。
哼哼女人,你是影响不了男人的友谊的。
“欸欸欸慢点!!”我被拽得差点摔倒,踉跄得跟在邱芸后面,可邱芸丝毫不顾我的感受,继续拉扯着,“啧,那我们先走了。”
“慢走不送。”
高练放下保温杯,挥手向我告别。

最后编辑:2022-01-03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