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词条
文章
广场
周年庆
【国G再演绎】《千面》同人文:灵与魂的相遇(万圣节短篇 下)

【国G再演绎】《千面》同人文:灵与魂的相遇(万圣节短篇 下)

2020-11-26    216次阅读    0人点赞     

渐进·眠雪

“好了没有啊,我可以睁眼了么?”闭着眼睛,感受着扑粉的笔刷在我脸上撩拨着。

“好了,你睁眼吧。”耳边传来了千寻的声音。

“千寻你不会把我化的很丑吧······”

“如果我真的想在你脸上画乌龟,我每天早上都能办到。别贫嘴了,睁开眼睛看看吧。”

当晶状体重新感受到了光,我看到了身前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张我从未想象过的脸庞——妖媚的眼线,惨白的皮肤,以及几乎要咧到耳根的嘴角。

恐怖,渗人。所幸只是妆容而已。

“哇千寻你的化妆技术怎么那么好啊!”

“怎么,把你吓到了?”我抬头看了看一旁的千寻,完全和我不同的风格,如果说我是渗人的魔女,那她就是阴森恐怖的小丑。

“没想到你对这次派对还挺上心的,竟然还会想到要化妆。”千寻说着,转身收拾桌子上的化妆品。

“毕竟是万圣节派对嘛,怎么说也要正式一点,而且妤汐也说了可以化妆,更有气氛一点。不过我真的想不到你的化妆技术那么好!”

“你以为当时一套衣服就能把我从千寻变成千羽么,而且在广场上混,不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怎么行。”说道这里,千寻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就又恢复了正常。

“嗯?千寻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但是这个细节依然被我敏锐地捕捉到了。

“没什么,只是刚刚找不到一件东西了,现在没事了。”说完,她利落地收拾好桌子上的散落的化妆品。

“不过现在离派对开始还有一些时间呢。”看了看手机,还有不少时间。因为我坚持要化妆的缘故,所以千寻只能带着一大包东西和我来到学校。也不知道具体要多少时间,干脆就预留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

“要不叫秋苓过来玩吧。”我提议道。

“如果秋苓看到你这个妆容没吓哭的话,我到时觉得可以。”千寻却是立刻反驳。

“哎呀,那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要怎么过啊~”我干脆瘫在了桌子上。虽然刚刚的化妆过程我没出一点力,但是当模特也是很累的好么。特别是在千寻那种近乎严格的体态把握下。

“不要乱动,我可不想把眉笔插到你眼睛里。”这种话无论什么时候听到都挺吓人的吧!

“眠雪。”

“嗯?”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你说吧。”

“你是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千羽?”

“嗯?可你不就是千羽么?”神经大条的我一时间没能够理解她的意思。

“你就如实回答好了,如果我和千羽是两个人。”抬起头,发现千寻并没有在看着我,而且站在了床边,眺望着窗外,下午四时的阳光在她身上留下了剪影。

“如果说是拿以前的你和千羽比的话,我还是更喜欢千羽啦,毕竟那个时候的你那么讨厌。”还是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但是事实上并不存在什么千羽。”

“是啊,事实上并不存在什么千羽,也不存在什么千寻。只有一个外表是千寻内在是千羽的怪物罢了。”说到这里,千寻竟然还笑了一下,只不过这个笑容在我看来尤其的怪异就是了。

“所以我到底是千寻还是千羽,是两者兼存,还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千羽千寻?”

“嘶······不是你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光说这些奇怪的话?”面部表情开始慢慢地不受肌肉控制。

“没什么,只不过平时说人话,万圣节不应该说点鬼话么?”迎接我的确实千寻计谋得逞的笑容、

“好啊,原来你是在耍我啊,我······”

我站起来刚准备开口,千寻又抢在我面前把话说了。

“时间也快到了,应该上场了吧,小兔子。”

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所有的力气使在了空处,一股厚重的脱力感在我的感觉神经上反复横跳。

“千寻,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想打死你。”有些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

“但是你做不到,对么。”千寻说完,牵起了我的手往教室外走去。

万圣节惊魂夜,从现在开始。

高潮·千寻

所以呢。

我对眠雪说的话是否真实呢。

眠雪那个死脑筋当然只会认为我是开了一个玩笑,但是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人知道。

就像这万圣节一样,纵然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魂,那么芸芸众生祭拜的又是什么?

亦或是煞有其事,孤魂野鬼注视着万家的灯火阑珊。

有时候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

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种情景下对眠雪产生那种情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派对前对眠雪说出那样的话。

就像我不知道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上了这个生人勿近的小兔子。

也许我们两个身上都有着一样的气质。

孤独。

我认定了她的孤独,才有这百分之一百二的信心去狩猎她。

可是呢,她的身边还有好朋友,甚至有个好姐姐。

但是我呢。

出了父母留给我的一间空荡荡的房子,什么也没有。

或许我在眠雪的生命中不是最重要的。

但是我没有了眠雪也许活不下去。

因此我不允许自己有这种感觉,这种醋意,这种代表着失败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安。

跌跌撞撞,从热闹的派对中脱身,踏出屋门,将喧哗与热闹关在了脑后。

周围的一切刹那间噤声了,只能听见耳膜“嗡嗡”作响。

藏匿着诡秘与未知的阴影浮动着,不同颜色的黑暗交叠着,明明身处校园,周围却是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景色。

亦真亦假,如梦似幻。

只有皓月一轮,远远悬挂在天际,散发着幽幽寒光。

望而生畏。

现在的眠雪呢,估计被妤汐到处拉着跑,好让每个人都见一见她那惊艳的妆容。

“所以这些酒又是谁带进来的。”摸了摸微微有些泛红的脸颊,回忆着刚刚未知缘由地连灌了自己好几杯。

究竟是为什么呢······

越是这样,越是迷茫;越是这样,越是孤独。

这夜不是我的,天不是我的,月不是我的。

到头来什么也没有。

似乎······有点力不从心了······

眼前越是模糊,心里越是清晰,一张朝思暮想的脸慢慢浮现了出来。

只可是,无论怎么看,我依然无法看清楚那张脸。

无比熟悉,却又陌生。

“千寻!”身后是门与门框的碰撞声,还有一连串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来的人会是她么,也只有她吧。

“嗯······”有气无力,似乎刚刚饮入的酒精并没有去到它们应该去的地方,反而一个劲地往脑袋里跑。

晕乎乎的,好像连腿也没有了力气。

就在即将要和地面亲密接触的一刹那,一个娇小的身躯抱住了我。

娇小,温暖。

“千寻你没事吧。”抬起头,那张脸尤为清楚。

从我的幻觉中走出来了。

“哎呀千寻,你怎么喝了那么多啊。喝多了还乱跑,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么。”一边把我扶起来,一边像个老妈子一样数落我。

“就······一点点而已。”甩了甩头,强撑着说出了几个字。

“都这样了还叫一点点?你先在这休息一会,我去和妤汐打声招呼之后我们就回去”。

眠雪说着就要往屋内走。

“别······别去······”我拉住了眠雪的一只手臂,“在这陪陪我,好么。”

月影清辉,像极了那天下午在花房时的样子,色调变了,地点变了,靠在肩头的人从她变成了我。

“小雪。”

“嗯?”

“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分开了怎么办。”

“······”

“你还会挖开一千层的雪来找我么。”

“我不会。”

“······”

“因为啊,我不会让我们分开的。”

“那如果······突然消失了,你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会怎么办呢。”

“那我就一直找一直找,找遍全世界,就像一开始挖开一千层的雪一样找你。如果最后真的找不到你了,我就回来,把你住过的房子买过来,然后用一辈子呆在里面,因为那是我和你曾今离最近的地方。”

“那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呢?”

“那······”眠雪说道这里,突然顿了顿,“哎呀大晚上的说什么丧气话啊!”

我笑了笑:“因为今天万圣节啊,要说鬼话的。”

“那······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就变成鬼,然后去找你,去追你,一定不会让你逃掉的。”

“那你还不如每年万圣节都等着我回来,这样更像一个悲剧故事。”

“那样我觉得会下个半死的······而且,你真的觉得没有了你我活的下去么。”

“你还有小唯姐,还有妤汐,还有爸爸妈妈,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如果你走了,他们会难过的。”不知道为什么,眼睛热热的,有什么温暖地东西,涌了出来,挂在了睫毛上,最后越积越多,肆意奔流。

“可是啊,你只有我了,万一你在另一个地方像今天这样喝的烂醉,可没人能送你回家。”

“所以啊,我要过去陪着你。”

“即使他们会伤心?”

“我更不愿意看见你伤心。”

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涌出,但是我的嘴角,是带着微笑的。

“小雪,我可是······可是很容易吃醋的。所以,你要好好地跟着我,不然我哪一天就指不定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了呢。”

十指相扣,冰冷的唇相接,却抵挡不住炽热跃动的心房。月光温润如水,漫天繁星浩荡,宁静与圣洁在此刻洗涤时间,所有的不堪与污秽被星光的指引消失在了天际。

“放心吧,我会跟好你的,你也要答应我不准乱跑哦。”月光下,她的笑颜是那么的动人神往,治愈人心。

(完)

最后编辑:2022-01-03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