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 icon 相关文章
【真恋同人小说】一切的终结——第五章
投稿人:EXIA 投稿日期:2016-10-17 22:50:29 浏览数:-

第五章 暴风雨

 

第一节 暴风雨前的平静

 

安全逃离的郭恒逸和朱莉雅,气喘吁吁的进入了安全屋,而海音和听涛已经为两人尤其是为恒逸准备好了饮用水和简易食物,为他补充能量。之后便立刻安排他们休息,打算第二天再针对今天的行动作总结。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便聚在了一起针对昨天行动的可疑之处和收集到的情报进行收集,一上来郭恒逸便开口说道:“昨天真的好险,差点就回不来了,抱歉各位是我太鲁莽了。”

“是啊!当时听到听涛对我说你有可能已经暴露时我真的是吓死了。”

昨天的事让郭恒逸和所有人现在想想还是能出一身冷汗。

“算了,道歉就不用了,毕竟我们没有事先预想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也有责任。比起这个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听涛一边安慰着听涛和丽雅一边将话题转回正题。

“是啊,这次行动中的疑点还是存在不少的,但是我们还是找到了关键的信息,像这份军火协议和契约书,现在我们至少已经确定了一点,那就是神秘组织“扫尾人”是确实存在的,而且他们的网很大。”唐海音开始把收集到的情报全部在屏幕上显示了出来。

看着屏幕上的情报,气氛严肃地让人感觉呼吸都觉得困难,各种企划使众人感到感到背后发凉。

“我的天啊!这。。。。。。这是什么!他们到底是什么企业这种计划怎么可能会不被执法部门发现呢!”

朱莉雅由于没有参与进情报搜集工作所以当她看到这些信息时,不由得吃了一惊。白鹿渊开发计划、到黑市转卖被清理人员的人体器官获取暴利。更令他们头疼的是郭恒逸找到的军火请购清单,为什么一家普通企业需要军火,不过,这样的话或许那样程度的戒备或许就说得过去了。

海音在一边说道:“各位!还有件事需要注意。”

话音刚落,所有人停止了吵闹将目光转向了海音,海音见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向了自己便接着开口说道:“我这里找到份计划书,上面写道由于协议细节出现变化需要进行详细面谈,面谈地点已通过暗号发送。地址暗号是:发现了化石需要重型挖掘设备以及专业人员,请携带专业人员前来。”

海音说完后,所有人没有说话,之前的行动使得郭恒逸差点回不来,而这份情报直接告诉了所有人,他们要再一次的潜入,而且这次危险度更大,地形更复杂。

但是郭恒逸依旧打算去,他知道这次肯定能够获取更多的情报,运气好的话,这次可以得到足以让执法部门介入的情报,于是他问海音:“海音他们见面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现在已经不可能停下脚步了,这次我会小心的。”

上次幸运郭恒逸逃了出来,这次或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考虑到这点的沈听涛顿时就急了对着郭恒逸吼道:“郭恒逸!你在开玩笑吗?你知不知道你上次处境多危险!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却。。。。。。!”

听涛说着拎起郭恒逸的衣领,海音和丽雅眼看情况不妙,赶紧冲上前将即将扭打起来的两人拉开。

“你们两个都冷静点!你们动手能改变什么?都给我冷静点!我们不是来吵架的。”

朱莉雅一边拉着听涛一边说着,而海音也将即将暴走的郭恒逸拉到一旁:“郭恒逸你冷静点!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莽撞行动的后果?你出事了的话,谁来照顾枫茜?枫茜又将经历怎么样的痛苦?这些你都想过吗?”

郭恒逸听了顿时冷静了下来:“是啊。。。枫茜。。。谁来照顾枫茜?我?那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为什么会发生到现在这种情况?为了枫怡?如果当初的事件和现在根本没关系呢?枫茜、枫怡是我最重要的人,枫怡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枫茜是我发誓要用一生去守护的人,我要给她永远的幸福,而枫怡我不希望她的死是因为别人的隐谋。”

郭恒逸的一通独白使周围再次陷入了宁静,大家会在一起在这里做这样的事全是为了什么?为了找出当初试图害死枫怡,枫茜的凶手,那么如果那当初这就只是一回普通的肇事逃逸呢?如果当初不这么冲动或许现在就不会落到如此境地。可是,在这之中最痛苦的是谁?枫茜?不,是郭恒逸,为了试图寻找真相不惜踏入这浑水,将自己周围的人拉入生与死的边缘。当初迈出这一步时就已不能够停下脚步,仅仅是为了能够活下去这一最基本的原则,就已如此拼尽全力,那么之后又该怎么办呢?那就算现在放弃又该何去何从呢?

唐海音想了想开口说道:“大家现在都累了,大家都散了吧,现在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纠结,关于那个会面的具体信息我们尚未知晓,所以现在不可能定制计划,但是时间已经明确是下下周的周三中午1100会面,所以风险会更高,等我取得详细情报后再见面吧,这段时间都低调点,我现在有可能被盯上了。”说完众人便离开了安全屋。

在回家的路上,郭恒逸绕了下路来到了枫音山,来到了那与枫怡和枫茜相遇之地,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枫音乡,他找了一块风景不错的空地便做了下来,望着那片刚刚苏醒的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乡,郭恒逸不由得回忆起了与枫怡和枫茜过去。

就在这里他与枫的姐妹相遇了,这次相遇彻底改变了郭恒逸命运的轨迹,相遇之后的一场大病拉近了自己与枫的距离,随后与枫怡的交往,话剧社的成立,为了话剧社而努力,在高三时与伙伴一起努力,正常的生活似乎回到了到了自己的身边,可是,紧随其后的一场车祸无情地夺去了枫怡的生命,而郭恒逸也同时因为和海的相遇在生死间徘徊直到得到了第二次生命。可是,枫怡的离去将郭恒逸推到了奔溃的边缘,不仅如此,郭恒逸的生命中的枫与海此时相连了。当郭恒逸得知给予自己生命的人是枫怡时对于他自己而言这个世界已经改变,他感到了无助感到了迷茫,对于枫茜和海音给与自己的帮助使他犹豫在枫海之间,或许就是那天,枫叶被命运扯下但是郭恒逸再次握住了落下的枫叶从海中走了出来。。。。。。

这样想着郭恒逸的泪水渐渐地从脸颊流了下来轻语道:“枫怡,我该怎么办,以前每当我遇到困惑时你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可是自从那天来你就彻底地离开了,现在的我还能怎么办啊?”

“恒逸~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女生的声音传入了郭恒逸的耳朵,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郭恒逸猛地回头之间枫茜站在自己的眼前。郭恒逸显然是被枫茜的到来惊到了,张了半天的嘴却只说了几个字:“枫。。。。。。枫。。。。。。枫茜。。。。。。你怎么会在这里?”

枫茜望着吃惊的郭恒逸不由得笑出了声:“呵呵,还从没见过恒逸这样的表情呢。”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郭恒逸的身边。

“枫茜这么大清早的你怎么会来这里?”

郭恒逸疑惑地问着,早上六点二十三分在这时间更本没人会想到来枫音山,但是枫茜却出现在了这里,这不由得是郭恒逸感到困惑。而枫茜笑着说道:“其实刚才听涛打我电话了。”

“什么!他打你电话说什么?”

“他说你心情不大好需要疏导下,有可能会在枫音山上,所以我就来了。”

“哼,那家伙还真了解我。”

“呵呵,你从过去就这样,很容易被看透心思,怎么了工作上遇到麻烦了?”

郭恒逸点了点头擦去脸上的泪痕说道:“还记得以前你告诉我枫怡把心脏给我的时候,我感到了绝望,我感觉那时候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之后你和海音给了我许许多多的帮助,我试图回报你们,但是结果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们,我感到了无助感到了绝望,每当这时候枫怡总会来到我的身边为我解围,可是现在枫怡离开了我们,而我却无法为你多做点什么。。。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着泪水再一次的流了下来,悔恨、无奈的泪水不断地从眼眶中涌出从脸颊流下,一边的枫茜看着郭恒逸如此的痛苦强忍着想哭的感情抱住了郭恒逸微笑着说道:“恒逸没事的,虽然姐姐不在了,但是,你还有枫茜啊!我说过枫茜是恒逸最坚强的后盾,或许枫茜没有姐姐那样的善解人意,但是枫茜也可以让你依靠,也可以倾听你的倾诉、你的苦恼,所以不要哭了坚强起来,枫茜永远在你的身边。虽然枫茜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大家都在你的身边,请坚强起来,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依偎在枫茜的怀里听着这番话郭恒逸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无奈、悔恨、无助以及对枫怡的思念全部聚集在一起,郭恒逸抱着枫茜痛哭了起来。

看着在自己怀里痛苦的恒逸,枫茜的泪水也渐渐地流了下来,恒逸的话将自己对姐姐的思念再次勾起,想到以前的日子,枫茜此时的心中也是说不出的痛苦,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们原本应该享受平静的生活,可是现在却再次陷入了漩涡的中心。

“恒逸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啊?枫茜都开始有点不认识你了。姐姐我们以后应该怎么办啊?”

就在枫茜喃喃自语时一阵微风拂过了她的脸庞“啊,起风了?不对这是。。。枫!枫的声音!恒逸!恒逸!你听是枫的声音!姐姐!姐姐她没有离开我们!她只是回归了枫林!她一直都注视着我们啊!”

枫茜欣喜地叫着,而恒逸也似乎感受到了擦去了泪水激动地说道:“是啊,我也听到了,是枫的声音!我听到了,枫怡。。。枫怡她。。。还没有。。。离开我们!是的。。。是枫怡!!!就在这片林海!不行!不能哭啊!好不容易再次相见。。。我绝不能让枫怡看到我这样子。。。”

虽然这么说泪水依旧无法止住,不过与之前不同这次的泪水是思念,欣喜和希望。“恒逸你累了吧,我们回家吧,我给你做点早饭你早点休息吧。”枫茜牵着恒逸的手两人望着枫音乡,晨光照耀着大地照向了枫茜和恒逸,两人就这样在晨光的照耀下回到了他们的家。

另一边,在办公楼的办公室内西装男子翻阅着报告书,此时一名身着正装的保安走进了办公室用毕恭毕敬的语气问道:“老板由于这次我们的失误导致情报泄露,你看我们是不是更改会面时间?”听到这里男子淡淡一笑说道“哼!更改?如果更改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时间不变,但是,多安排几个人不用配枪,这次会面我估计会有惊喜嘉宾。”

 

 

 

第二节 暴风雨的来临

 

自上次行动已经过了一周,海音已经和听涛通过零散信息的内容得知了具体的地址,于是决定将人员集中进行商谈。

在海音的屋子里气氛异常的凝重,众人都在犹豫,危险程度、环境、时间都与以往不同。

“大中午的在一个几乎没有什么掩护物的挖掘现场,对方在人数和装备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因为之前行动的暴露导致对方会更改会面时间,那样也只是白跑一趟。”

唐海音说着,试图打消郭恒逸前去冒险的想法,但是,郭恒逸去意已决,坚定地开口说道:“会面时间不会更改更不会取消会面,因为,‘扫尾人’已经确认存在,所以这场会面已经成了既定事实,那么我就必去不可!”

“那么你这一去就是送死!会面时既定事实的话,那么这就将会是针对我们的陷阱!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你只身潜入,一旦暴露你知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沈听涛不顾一边丽雅的劝阻大声地对郭恒逸吼道,而郭恒逸却并不为此所动摇,此时他的去意已决,坚定地说道:“我知道这次潜入的风险,也知道自己一旦暴露等着我的只有死亡,孤身一人没有后援,不确定情况太多了,这和送死没有区别,这些我都知道。”

听到这里沈听涛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拍桌而起:“郭恒逸!你明明知道那你为。。。”

没等听涛说完郭恒逸接上了嘴:“因为我有觉悟!我会小心的这次不再会莽撞。绝不会被抓的,你们放心好了。”

这是一旁拉着听涛的丽雅也忍不住了开口劝说道:“郭恒逸这次行动的信息已经全部告诉你了,你去和不去有由你决定,但是你别忘了你还有枫茜,枫茜是否会再次经历曾近的痛苦这一切都会因为你的决定而决定。”

郭恒逸听了眼神变得犀利无比,同时,从他的眼神中众人看到了决意,郭恒逸开口道:“枫茜由我来守护!枫怡死亡的真相也将由我来揭晓!我一定会回来的!”

众人看到如此决意的郭恒逸知道再多的劝说只能够起反作用,而听涛也没了之前的火气坐回位子说道:“好吧,郭恒逸事到如此我们就不在劝说你了,你要干的话就放手去干吧,虽然我们无法给予你支援但是我们必须与你保持联系,一旦联系中断,我们就会采取措施。”

郭恒逸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我知道了,丽雅这次你不需要和我一起去了,如果有个万一的话我不希望你被我连累。海音、听涛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郭恒逸便转身离去了。目送郭恒逸的离去后听涛一怒之下一拳打向了墙壁:“该死!为什么!为什么不能阻止他!郭恒逸。。。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啊!”

说着打向墙壁的拳头渐渐流下了鲜血,可是,听涛现在因为郭恒逸的举动陷入了懊恼使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痛觉。

一边的丽雅见到这景象立刻跑到了听涛身边抱住了听涛:“听涛冷静点,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那么再多的去说也是徒劳,郭恒逸知道自己在干嘛,我们只要尽力协助他就好了,听涛。。。你的手在流血啊。。。我来帮你包扎吧。”

说着将听涛扶到一边坐下帮听涛包扎伤口。而海音这是来到了海边坐下,望着茫茫大海整理着脑子里的情报,经过思考轻叹一口气说道:“哎。。。暴风雨还是来临了。。。希望郭恒逸能够平安无事。”

就在海音坐在海边思考时,有个人因为偶遇郭恒逸并尾随而来坐在不远处的树上观察着一切,微笑着说道:“地方不错挺隐蔽,而且幸亏这边人少,不然这么大声吵早就被人听见了,但是到底是初学者,这么容易被热血冲昏头脑,而且那么明显的陷阱都愿意往里跳。哼!有意思,虽然是群傻瓜,不过我喜欢。不过话说回来果汁什么的还是鲜榨的好喝啊,这种果汁饮料简直是对果汁的侮辱。恩。。。。。。审判者吗?我越来越有兴趣了。”说着喝完手里的果汁,跳下树悄悄地离开了。

正如唐海音所说,暴风雨悄然无息的来到了他们的身边,而郭恒逸也理所当然的没和姚枫茜提起任何有关的信息,甚至连任何提醒都没有就这样出发了。

时间很快来到了会面当天,为了减小潜入难度,郭恒逸提前了一个小时来到了挖掘现场附近的一个高地勘察地形。这次的会面现场是在枫音乡外的一处挖掘场,时间正中午、地处偏远、对方人员众多而且装备精良且缺少遮蔽物只有几台大型挖掘机和挖掘场的大型设施可以提供掩护,但是过多人数、环境和时间的不利因素使的郭恒逸潜入根本不可能而且这次的环境没有任何网络设施,而失去了网络对于郭恒逸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后援,潜入、窃听、撤退这一切全部都由自己一人完成。而面对这只能用绝境形容的状况郭恒逸一意孤行的行为只能由手机和听涛保持联络,以便万一出事时听涛他们能够及时呼叫救援,而且朱莉雅期初打算到附近待机准备随时从进现场救出郭恒逸,却被听涛强制的阻拦了下来。但是除了听涛、海音外和丽雅外还有一人在注视着郭恒逸的行动。

“所以说领导都是可恶的生物,这种地方竟然让我一个人过来不是让我找死吗?可恶啊。不过终于接好了,唯一的摄像头我就收下了,让我喝口果汁冷静下。。。恩?这不是那个热血男吗?他难道真的打算一个人潜入?嘛!看在我们的目的一样的份上就让我看看你的表演吧。”说着戴上了耳机打开了显示器看着郭恒逸的行动。

“看来今天的主角登场了,那么也该干活了。”郭恒逸躲在暗处看着一辆辆高级轿车接二连三的驶入挖掘现场,而时间也临近中午郭恒逸相信这就是他的目标,便和听涛取得了联系:“听涛目标出现了,那么我行动了。”“恩知道了保持通讯通畅,恒逸小心啊,一旦察觉到异样就撤退千万别冒险。”虽然郭恒逸答应这但是听涛依旧感到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当引擎声彻底消失后郭恒逸沿着轮胎印记尾随进了挖掘现场,试图潜入进会面地点收集情报。

一路尾随着车轮印来到了类似会面现场的地方,郭恒逸躲在一个土堆后稍稍探出头视察下情况,可是看到的却是只有一名西装保安和两名武装护卫和多辆轿车可是由于轿车玻璃颜色太深而且距离略远所以郭恒逸无法通过肉眼得知其余保安的具体位置。为了试图得知具体人数,郭恒逸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无线模式,试图通过窃听无线电来得知具体人数以及他们的人员安排。但是,他却只收到了杂音,而且,这一举动却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自己与听涛海音的联系也搞成了无线连接。由于没有接收到郭恒逸方面的任何提醒,听涛和唐海音也以为是讯号阻碍,全力开始通过郭恒逸的手机扫描周围的信号阻碍物,可是,却一无所获。就在这时一辆面包车的门开了,从里面下来了一名保安走到了西装男子跟前凑着耳朵说着什么。。。

“老板刚才有人闯入我们无线频道,虽然他马上离开了频道,但是我们还是截获了他的大体位置,就在这个挖掘现场附近”

西装男子听了后再次露出了他那神秘的微笑,这微笑甚至是周围那些全副武装,经验丰富的保安都打了个寒掺,男子挥了挥手说道:“你可以回去了,告诉所有‘服务员’准备,我们的特邀嘉宾到了,可别懈怠了。”

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郭恒逸所躲藏的土堆斜视了一眼微声说道:“来吧,猫和老鼠的游戏第一局开始了。”

这一切虽然都被郭恒逸看在眼里但是由于距离太远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当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落入圈套,但是,他再一次感到了之前感受到的恶寒。正当郭恒逸被这感觉逼得准备撤退时,另一队人到了。另一队的车队并不浩大,而是很符合身份的谨慎只有三辆吉普车。

车队径直开到了西装男子面前,从中间的车上下来了一位步履蹒跚满脸端详的老人,身边伴随着的则是两名西装笔挺的大汉,西装男子一见到这位端详的老人立刻上前搀扶,显得十分的尊敬对方,两人就这样被周围的保安护送进了一间公房。

这一场景将郭恒逸打算离开的思绪打消,郭恒逸爬上了土堆看着他们似乎在交谈什么,可是却无法听到任何内容,于是郭恒逸拿出了手机悄悄地拍了几张照片后,离开了土堆准备靠近点试图听清他们的谈话。

可是郭恒逸刚他起身又立刻趴了下去,他感到了疑惑,这么多车可是看到的人只有寥寥几人实在让人起疑,由于自己并没有看到其余的保安和护卫,而且,一旦走出土堆在到达下一个可以隐藏的地点需要快速移动近五十米的距离,虽然这途中还是有一些铁块和一些可以提供小土拨可以提供一些掩护,但是被发现的风险并没有降低多少,一旦自己被发现那么后果可想而知,如果不去那么就会眼睁睁的放过一次可以获得关节证据的机会。

去还是不去在郭恒逸的脑海里开始纠结起来,最后在经过短暂的考虑后郭恒逸决定再次铤而走险,他离开了给他提供安全的场所走向了可以为自己提供证据的场所,而他所有的动作都被暗中观察自己的人所安装的摄像头拍摄的一清二楚。

“果然进了那间房间了吗?幸好之前以防万一装了。。。诶!什么!怎么回事?特殊嘉宾!?难道说这真的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热血小子他不就完了!?他现在在哪?”

看这一情节男人手里的果汁都没喝完就被扔到了一边,转动着摄像头找到了正在土堆后犹豫的郭恒逸不由得松了口气:“呼。。。还好,那小子这次还算冷静,哦?打算离开了?等等!不对!这方向是!。。。该死!果然已经下埋伏了吗!看来是打算活捉他啊!搞不懂他们卖的什么药!那小子呢?。。。还没发现这是陷阱吗!!他脑子是什么做的!?靠!这样下去那小子肯定被抓,从这里赶过去再快也要二十分钟啊!在我赶到之前你可要坚持住啊!”

看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一方面虽然被上层交代不允许直接与郭恒逸等人发生接触,但是,他无法对接下来的事熟视无睹于是决定把上层的嘱咐甩到一边,不惜一切拯救郭恒逸。

“yes!运气不错!马上就要到了只要在那附近就好了。。。”

在无事地通过前几道护卫的巡逻路线后稍稍有点沾沾自喜,可是,知道这时郭恒逸依旧不知道在前面的等待他的不是什么关键证据而是一场专为他而准备的一场浩大的“盛宴”。

“好了!还差一点,马上就咳哈!。。。。。。”

眼前一黑郭恒逸昏了过去,原来就在郭恒逸刚准备起身时,绕道他背后的一名保安用电击棍砸向了还在沾沾自喜的郭恒逸。

再将郭恒逸砸昏后,郭恒逸被抬进了公房绑在了柱子上。西装男子和白发老人只留了两名护卫在自己身边打算拷问郭恒逸,于是他们为了将郭恒逸“唤醒”他们再次在郭恒逸的头部猛砸了一棍子。这一棍子让郭恒逸吃了个‘杠头开花’滚烫的鲜血从伤口溢出流淌在郭恒逸的脸上,郭恒逸本人也因为这一棍子渐渐恢复了意识。

见到郭恒逸渐渐地新来,西装男子示意自己的护卫对其进行问话,可是郭恒逸由于不愿意透露半个字,而遭受了长达十分钟的暴打,这种痛苦对于郭恒逸是煎熬,在剧烈的疼痛中,郭恒逸努力保持清醒在祈祷自己被折磨的差不多时对方会收手的同时试图看清对方的长相,可是,从头部和鼻子里不断流出的鲜血阻挡了他的视线让他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睛,而且由于头部遭到打击使自己出现了短暂的听力障碍无法清晰分辨各自的声音,只能够不断地忍受肉体上的折磨无法开口。可是,为了枫怡更为了枫茜他不愿意放弃任何希望哪怕是在这种只有绝望的情况中寻找希望。

见郭恒逸迟迟不愿开口西装男子和白发老人等得不耐烦了就流下了一句:

“算了,不要打了,我们走吧,宴会结束了‘送客’!”说罢两人便慢慢地离开了。。。

见自己的老板没有多说什么被留下的两人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杀死郭恒逸。

“好啊!让你小子嚣张!电我电的很爽是吧?来!这是回敬你的!”说着对着郭恒逸的肚子就是一脚。

“咕啊!咳咳咳!是啊。。。电的很爽。。。啊!”

就在郭恒逸逞强是自己的肚子再次遭到了一记重击、

“让你小子狂!再吃我一脚!呵呵,当初让我们哥俩好苦啊,现在你可别想死得痛快,呀哈!”说着另一个人又是一拳,一口鲜血从郭恒逸的口中飞溅在了地板上,在近乎暴风雨般的殴打中郭恒逸渐渐地感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地失去意识,疼痛不再是这么明显了。

“喂!差不多杀了他吧,我已经累了而且已经揍够了。”

“是啊,赶紧杀了完事回去了。”

这是郭恒逸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希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正当郭恒逸听到带给自己死亡的脚部渐渐临近时,另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不要放弃!”

紧接着是另一个更加急促的脚步声,那两个准备处决郭恒逸的保安也被吓了一跳回头查看时却为时已晚,锋利的刀尖已经插入了他们头颅,滚烫的鲜血在空中四处飞溅。郭恒逸简直不敢相信这发生的一切。从暴露、遭到拷打直到被救这一切发生的都发生的太突然,直到郭恒逸被松绑是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发生的一切,可是意识却越来越淡,在彻底昏迷之前郭恒逸所看到的最清晰的一幅画面就是一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将自己似乎说了什么后将自己抱了起来之后便彻底昏睡了过去。。。。。。

视线回到听涛那边,就在郭恒逸行踪暴露后,听涛与郭恒逸的通讯也随之终断,不管听涛和海音如何尝试都得不到任何应答,无奈之下听涛只好和丽雅一起前往现场希望能够将郭恒逸带回来,但是,当她们赶到现场时,警察和司法部门已经将现场保护无法靠近了。回到安全屋,听涛和丽雅告诉了海音他们所看到的一切。这时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了他们三个面前:枫茜那边怎么安排?

郭恒逸失踪生死不明,这个事实摆在了众人面前,一旦枫茜知道了这件事会发生什么谁都不敢想象。于是他们决定先稳定枫茜之后再调查郭恒逸的行踪,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搜寻郭恒逸于是众人便谎称郭恒逸由于突发情况需要离开枫音乡一段时间但是他的手机忘带了所以没法联系。

“就是这样。所以他就让我来转达下,希望你不要听担心。”

听涛尽量用着自己最平静的语气向枫茜解释道,而枫茜并没有对此表示怀疑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目送着听涛离去后枫茜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鼓了鼓劲说道:“好了!我得好好努力啊,现在恒逸在拼命的努力,我也不能怠慢啊!啊!还得准备些东西等恒逸回来后好好犒劳一下他!”

就在听涛、丽雅和海音全力寻找郭恒逸时,郭恒逸本人则是已经被转移到一处安全的地方接受着治疗。

 

 

 

第三节 雨过天晴

 

不知过了多久,恒逸的意识开始复苏,他感到身上暖暖的,应该是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周围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正当他想要沉浸在这舒适的氛围中时,一道思绪宛若惊雷一般在他的脑中炸开,让恒逸瞬间清醒过来。

“不对!我不是暴露行踪被抓到了么,最后隐隐记得他们要处决我,不可能还躺在这么舒适的地方!这是哪?发生了什么?莫不是我已经死了?”

心中这么想着的恒逸立刻想要爬起来一探究竟,但是当他正准备抬起胳膊想要撑起身子的时候,大脑阵阵的眩晕感伴随着肢体的无力感和阵阵疼痛感毫无预料地向他袭来。

“我要是你,我就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省点力气恢复的还快。”

正当恒逸因为失去平衡重新跌回床上的时候,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从他的侧面传来,恒逸惊恐万分的偏过头去,看到的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黑衣青年,不过因为刘海遮住了大部分的脸而看不清相貌。

“你先别说话,你差不多20小时没有进水了,先慢慢喝点水,恢复一下,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边喝我边给你解惑。”

说着,男子把进门时手上端着的杯子放下,向恒逸走过去。恒逸看到男子向他的床边走过去,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男子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莞尔道:“你要是想躺着喝水洒一身我倒是不介意,还是说你自己能坐起来?”

恒逸听了以后一愣,然后僵硬的身体才开始稍微放松了一下,男子见状耸了耸肩,便继续上前,用枕头垫在恒逸身后将他扶起坐在床上,然后在恒逸怀疑的目光中递上一杯水。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要是有心害你,你现在都喝不到这水,你难道还想让我先喝一口证明一下?”

眼见恒逸缓缓地接过水杯,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之后,男子从电脑桌前拉过一张凳子,坐在恒逸床前道:“这里是我的住所,昨天是我救了你,把你拖回来以后你就一直昏迷着,你身上的外伤我都给你处理过了,你小心别再把伤口给崩开,至于内伤,啧,那帮人下手虽然挺狠,但好在你挺耐打,身上除了好多处瘀伤以外也没有出现严重骨折或者骨裂,你身上的内伤也已经给你上好药了,再配合一些中药服用调理一下,才能恢复的快而且彻底一些,至于我是谁……”

男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沉思了一会道:“我的身份,对目前的你来说还是不知道的为好,总之你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就行了。至于你的小伙伴们,我已经通过特殊的方式和他们取得了联系,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还是需要你去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不过至少也要等到你状态好一点再说了。”

说罢,男子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开关递给恒逸。

“好了,你现在的情况还是需要多睡觉休息,尽快恢复才是最重要的,我先出去一趟,如果想要喝水或者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可以通过我刚才给你的通讯器呼叫我,千万别再擅自下床影响了恢复的效果。”

说罢,男子起身将凳子推回电脑桌前,将恒逸扶着慢慢躺下,然后推开屋门,就在恒逸因为感到疲惫而准备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男子若有若无的声音:“哦,对了,我的名字叫凌影,这么称呼我就好。”

恒逸隐隐的记住了这个名字,随后伴随着轻微的关门声,进入了梦乡。

再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郭恒逸睁开眼睛,房间内一片漆黑,经过充足的休息之后,饥饿感逐渐的袭来,郭恒逸摸出了之前名为影的男子交给他的通讯器,将信将疑地按下了上面的按钮,过了一会,门外传来了规律的脚步声。

“你先闭一下眼,我开一下灯,你慢慢适应一下光亮。”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郭恒逸闭上了眼睛,在轻微的开门声和清脆的开关声之后,郭恒逸感受到了光亮,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现在是什么时间?”

郭恒逸用略带沙哑无力的声音勉强着问道。

“现在是凌晨三点,怎么样,睡了一觉之后感觉好些了?是不是饿了?”

听到凌影对自己的询问,郭恒逸略微艰难的点了点头。看到郭恒逸点头,凌影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你稍等,我这就给你拿点吃的来。”

说完这句话之后凌影便匆匆的退出了房间,没过一会,便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食物回到了房间中。

“鉴于你现在的情况,还不能吃一些过于油腻的饭菜进补,这是我给你做的大米稀饭,这边还有肉松,你慢慢吃一点让你的胃适应一下,明天就有正经的饭菜给你进补了。”

凌影先将盘子放在一旁,走到床前将恒逸再次缓缓扶起,从床底掏出一个支架在恒逸胸前支起一张小桌子,将盘中的用大碗乘着的稀饭和一小盒肉松放在了小桌子上并附上筷子和勺子。

“稀饭还有点烫,喝的时候注意一点。”

说完后,凌影径直走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

郭恒逸看着眼前的白米稀饭和肉松,食物的香气让他胃中一阵蠕动,对食物的渴望胜过了肢体上的痛楚,于是一旁坐着的某人面部抽搐地目睹了一个浑身受伤头部绑着绷带的人以对于病号来说简直不可思议的速度吃掉了小桌子上的整碗稀饭和半盒肉松。

“谢谢你,凌影,不过……我没吃饱,能再来一碗么……”

听到郭恒逸前半句话的凌影笑着点了点头,心想你小子终于知道谢我了,没成想还没等他客气客气回一句不用谢,后面半句直接把他呛回去了,凌影耸了耸肩,接过碗。

“你真是刷新了我对病号进食的认知,说了让你慢点吃结果你吃这么快,,唉,算啦,幸好稀饭好消化,不会对胃造成什么负担,有精神吃饭代表你身上的伤现在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大碍,你先缓一缓,我再给你盛一碗。”

说完便带着碗走出了房间。没过一会,一碗新的热腾腾的白米稀饭就又出现在恒逸身前,只不过这第二碗吃的就比先前那一碗要慢得多了,明显是经过第一碗的洗礼之后,身体的疼痛终于再次压过了对食物的渴望。食间,凌影再次向恒逸说明了他现在身体的情况,郭恒逸也终于能就自己心中的某些问题进行询问。

“最后要处决我的那两个人,不会被你……”

恒逸思索了一下,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是啊,有什么问题?”

凌影轻描淡写的回答,让恒逸很是不舒服,于是他忍不住继续追问:“那可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就算他们……”

然而自己还没问完,就被凌影一个手势打断了,凌影右手在电脑触摸板上轻点,然后将笔记本电脑送到恒逸面前。

“你自己看,看完以后再说说你是不是还对那两个人心存怜悯。”

恒逸好奇的将目光移到屏幕之上,映入眼帘的是那两人的详细资料,以及下方密密麻麻的罪行。

“这……你有罪证为什么不把这些上交有关部门让他们处理,你自己动手岂不是触犯了法律?”

凌影收回笔记本电脑,指尖轻点,然后对着恒逸说道:“有些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些罪证在他们用金钱编织的网络里根本不能当做证据,而且我也只是受雇于人,这两人在我眼里已然是死人,再说了他们那两个家伙也已经被抛弃了,不是我的话他们也会被自己人解决,所以这次救你,顺手除掉这些社会的蛀虫,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

语毕,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恒逸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是被救的一方,不过尴尬的气氛很快随着恒逸稀饭的消失而消失了。

“哟,看你吃完了,怎么样,还要来一碗么?”

在看到恒逸饭碗空了之后凌影饶有兴致地看着恒逸问道,恒逸听了以后不禁有点不好意思道:“不了,今天吃这些就行了,我怕吃多了胃受不了。”

听到恒逸这么说凌影莞尔:“也好,这两天你还是多以休息为主,明天我会给你吃点中药调理,你身上的药需要三天一换,到时候我帮你换就行,而且因为你这次头部受到他们的殴打,导致有一些轻微的脑震荡,所以平时不要随便下地乱走,以免留下什么后遗症,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给你订了川弓白芷天麻炖鱼头,味道据说还不错,对你现在的恢复也有好处,到时候你尝尝看。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有事还是用通讯器叫我就行。”说完,凌影便收起了小桌子,帮助恒逸躺下,然后收起了碗筷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恒逸多半是在床上度过的,在换第二次药的时候,外伤基本痊愈,只有身上的瘀伤还时不时的有些许痛感,不过另恒逸欣慰的是头部受创导致的轻微脑震荡所带来的头晕现象也渐渐消失了,这意味着他可以下床走动,活动筋骨,也不必无聊的天天在床上顶着绷带了,不过令郭恒逸感到崩溃的是每天的地狱式中药调理,还是要坚持将近一周的时间。

也就是在恒逸能够下地走动的这一天,凌影一反常态的沉默了起来,恒逸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他也不敢主动开口去询问,就这样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晚饭。

两人坐在桌前依旧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然而打破气氛的是凌影,凌影放下了筷子向恒逸问道:“小郭,你伤好以后准备怎么办?”

郭恒逸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反射性的问了一句:“怎么办?什么怎么办?”说完之后恒逸忽然反应过来了。

“还能怎么办,为了我身边的朋友,为了我的家人,我一定要继续调查下去,揭露他们的阴谋,给枫怡一个交代!”

看着义愤填膺的恒逸说出这样的话,凌影却摇了摇头:“你要是真的为了身边那些关心你的朋友和你想要保护的家人的话,我劝你趁早收手,停止你那幼稚的过家家,安安心心的去过平常人的日子。”

“你说什么?”

恒逸万万没想到,凌影能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将他们之前的一切都贬为幼稚的过家家。

“你再说一遍!”

恒逸心中微怒,但是凌影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我是说,停止你那幼稚的过家家吧,你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在保护他们,而且你还绑架着他们和你一起行动,其实你是在把他们推向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

听到凌影如此平静的重复了一遍,恒逸再也无法忍耐,一个箭步冲到凌影面前,也不顾身体上的伤痛,拽住他的领子将他一把揪起。

“你凭什么贬低我们的所作所为!你根本不知道我们为了这些付出了多少努力,你根本不懂我是为了什么而去探寻事情的真相!”

凌影毫无反抗的就这样被恒逸抓住衣领,任凭恒逸在他眼前嘶吼,然而他的眼神却如锋利的刀尖一样紧盯着恒逸因为激动而发红的双目。

“你想知道我凭什么是么?很简单,凭你身上的伤。”

这句话如同惊雷一般,瞬间将恒逸劈醒了,恒逸缓缓地松开手,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最终跌坐在沙发上,凌影看着这样的恒逸,不着痕迹的整理了一下衣领,继续道:“这次多亏了我在关注着你,即便这样我第一时间发现不对赶过去的时候你也已经身受重伤,下一次你还能遇到有人救你?以你现在三脚猫都不到的水平去潜入,那就是羊入虎口,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对的敌人是生么样的。你要是死了,下一个出事的你觉得会是谁?”

这番话犹如一把利刃,深深地刺进恒逸的心中是为了枫怡继续将身边的人推入火坑,还是为了身边的人放弃枫怡死亡的真相?恒逸现在如同走入了死胡同无法前进,无法后退。凌乱的思绪充斥了恒逸的大脑,他感觉刚有些好转的头如同一个臌胀的气球,随时都可能爆炸。

凌影看到郭恒逸开始陷入混乱为了防止郭恒逸丧失理智开口问道:“告诉我你的觉悟。”

如果之前的话让郭恒逸陷入混乱那么这仅仅一句话就让郭恒逸彻底地冷静思考了起来。短暂的宁静后在凌影的注视下郭恒逸开口了:“觉悟吗。。。。说实话凌影,我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现在做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就在被你救的前一天我还因为这个和我的朋友吵了一架。”

凌影听到这里饶有兴致地问道:“很重要的朋友吗?”

郭恒逸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是的,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是经历过磨练的伙伴。”

说着凌影隐约看到了郭恒逸眼中的泪光,于是,他告诉郭恒逸自己去倒点水便离开了房间,郭恒逸也感觉到了眼中泪水的打转乘着凌影离开的间隙抹去了泪水将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没多久凌影拿着两个杯子回到了房间,见郭恒逸已经把自己情绪冷静下来了,微笑着走到郭恒逸身边提给了郭恒逸一个杯子,郭恒逸接下后便对着杯子里那淡黄色的‘水’产生了疑惑。

“那个。。。凌影。。。这个是。。。”

凌影微微笑着达到:“果汁这种东西就要喝鲜榨的,外面那种打着果汁牌子的饮料简直是对水果的侮辱。对了另外这是我榨的苹果汁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说罢凌影闭眼享受了一口来自于果汁的滋润,接着开口说道:

“郭恒逸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的觉悟是什么?说出来让我听听。”

郭恒逸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的觉悟很简单我想要守护!如果不查明真相那么我和我的伙伴就将永远生活在危险之中,为了活下去而面对死亡!向死而生!这就是我的觉悟!”  

说着郭恒逸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凌厉甚至连凌影都不自觉得感到一丝畏惧,听到这里凌影笑了,他没想到郭恒逸的觉悟如此的出乎自己意料,而这也使得凌影看到了郭恒逸身上那可以开发的能力,只要能够善用郭恒逸的觉悟那么郭恒逸未来必定可以做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想到这里凌影笑得更欢了,但是郭恒逸却不明白自己所说的话为什么会让凌影笑的如此之欢。看到郭恒逸满脸的疑惑凌影定了定自己的情绪说道:“咳咳。。。你的觉悟我已经明确受到了,这个程序对你们或许有帮助,而且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再过两天你就回去吧。”

说着将一个U盘交给了郭恒逸,正当凌影准备离开时,郭恒逸突然叫住了凌影。

“凌影,我想要力量!就像你说的我现在只是在把我身边的人推入火坑所以我想要力量,能够守护我最重要的人的力量!”

凌影看出了郭恒逸眼中的坚定,但是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事。人类往往会为了力量而不择手段,甚至会为了更强大的力量做出违背人性的事情,可是,在经过和郭恒逸相处后凌影感觉郭恒逸成为那种人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他决定赌一把。

但是为了确认郭恒逸对于力量的定义,凌影决定试探下便开口问道:“力量?郭恒逸对你而言力量是什么?”

郭恒逸被这一问问的有点懵了疑惑地问道:“凌影你什么意思?我渴求力量,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做到该做的事。”

凌影摇了摇头显然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叹了口气说道:“郭恒逸很可惜,你的回答错误,你并没有正确认识力量的含义,所以,为了防止你做出出格的事,所以,我不会教给你任何东西。”

说完便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郭恒逸拦在了凌影面前用自己最坚定的语气说道:“凌影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在害怕!你害怕我会进行复仇。我现在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复仇、报仇这种事我绝不会做!我只希望守护!守护自己最重要的、最亲进的人!复仇什么的只会引来更多的仇恨那样什么都无法改变!所以,我渴求力量,为了能够让自己能够平安归去,更为了守护自己身边的人。”

郭恒逸说着说着那凌厉的眼神再次出现,而凌影似乎是正在等着这句话笑道:“郭恒逸你为什么刚才不说?现在我从你的言语和眼神中再次感到了你的觉悟。好!等你回去报了平安后再来找我吧,怎么找我你知道的吧。”郭恒逸点点头晃了晃手中的通讯器,凌影淡淡一笑便离开了。

在经过一周的地狱式的中药调理后郭恒逸也拆下了绷带,见到郭恒逸恢复得不错凌影便带他回到了枫音乡。

终于回到枫音乡的郭恒逸先回到了安全屋,“听涛,海音,丽雅我回来了。”

这时众人被这熟悉的声音吓到了。由于海音之前接到了一封神秘的邮件说郭恒逸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接受治疗可是之后便失去了任何信息,这让所有人对郭恒逸的遭遇感到害怕他到底在哪里、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事,这些问题让海音一行人越想越后怕。就在他们努力搜寻郭恒逸踪迹时,郭恒逸则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此时的兴奋之情难以言表。郭恒逸瞬间就被各种问题所埋没,比如:

“你这段时间去哪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冲动?”这类的。

面对这些郭恒逸只是做出了大概的解释:“我当时行踪暴露被一个人给救了他给我治疗了一下,让我把这个带回来,说是对我们有用海音你看看吧,对了枫茜那边你们怎么说的?”说着恒逸把凌影给自己的U盘交给了海音,对一旁的听涛问道,而听涛因为恒逸好不容易归来所以并没有怪罪郭恒逸什么,只是告诉他自己对枫茜说恒逸有急事出远门没来得及通知她。在得知枫茜并不知道自己出事后,郭恒逸只和听涛莉雅进行了短暂的交流,便匆匆忙忙地赶回家了。

赶到家的郭恒逸见到了等待自己的枫茜,虽然对与枫茜而言或许恒逸只是出差归来,但是对于郭恒逸而言却是经历生死之难后的重聚。这种感情让恒逸难以抑制,使得他刚进门便给了枫茜一个大大的拥抱,就是这一个不起眼的拥抱让枫茜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可是,她自己也知道郭恒逸的难处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郭恒逸去洗一下澡,而自己则是出门去采购些食材来为恒逸做顿丰盛的晚餐。

虽然枫茜当着恒逸的面没有显出自己的担心,可是在离开家之后枫茜实在无法抑制默默地流下泪:“恒逸。。。你身上医药酒精和中药的味道好浓烈啊。枫茜只希望你能够平安无事。。。”

那天恒逸和枫茜在微妙的气氛中享用了晚餐两人没有过多的言语。当天晚上枫茜久久无法入睡,“郭恒逸是否在进行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那件事是不是会威胁到郭恒逸那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而且这件事会不会和自己有关”这些开始困扰着她,但是用不了多久这一切的疑问都将得到解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