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 icon 相关文章
【真恋同人小说】一切的终结——第四章
投稿人:EXIA 投稿日期:2016-10-07 16:03:58 浏览数:-

第四章 猫和老鼠

    

第一节 暴露

 

    “吼~审判者?名字倒是叫的挺好听。不过能力到底如何就让我见识一下吧。”

一名中年男子坐在办工桌前看着恒逸他们的视频,吐出一口青烟后淡淡的说着:“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站在黑影中的人影没出声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很好!去吧。好了!审判者就让我们来玩个猫和老鼠的游戏吧。”说罢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险的微笑。

    “这都第几个了?我们还得这样继续大海捞针多久啊!!!”

    听涛不耐烦的说道。自从郭恒逸他们曝光自己组织后已经过了一个月又两天了,可是,他们发现的与之前邮件里那组织有联系的信息却少之又少,换了谁耐心都会被消磨殆尽。

    “听涛你就安分点吧~有点耐心~毕竟还不是完全没有线索嘛~再说了你看看人家郭恒逸,家里还得安抚枫茜呢,你这样就哭爹喊娘了?还能不能有点男人样了?”

    朱丽雅坐在沈听涛对面的电脑面前,望着那个因为与数据为伴过久而半死不活的男生无奈的说道。听涛听了似乎遭到了打击,便哭腔着说道:“丽雅~你也不看看我和他之间的差距。。。。。。人家不管怎么样,毕竟还是有妹子的人啊!我到现在却只能和数据为伴,此情此景换谁都会奔溃的吧!!!”

    “那么,要不我。。。。。。”

    丽雅红着脸慢慢地开口刚说没几个字,海音的到来却打断了丽雅将要说出口的最关键的几个字。

    “你们在干嘛呢?恒逸那边恐怕要瞒不住了。”

    海音话音未落,听涛和丽雅立刻就跳了起来“怎么回事!?”

    这句话同时从两人的口中最终爆了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之前还不是好好的吗?郭恒逸怎么搞的?之后该如何收场?诸如这样之类的问题开始让这三人开始苦恼了起来。

    “恒逸你最好和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郭恒逸因为最近反常的举动而引起了枫茜的怀疑而被枫茜逼问道:“你说你公司遇到了麻烦现在必须去公司上班了我理解,可是,从你最近的行为我能感觉到最近你肯定隐瞒着我做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事不能够告诉我?”

    郭恒逸五官几乎快挤到一块了,他完全没想到枫茜对自己的一举一动如此的在意,竟会将自己逼至如此的境界。

    “枫茜你听我说,我其实。。。。。。”

    “其实什么?遇到麻烦了?还是遇到别的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枫茜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你依靠吗?”

    “不是的这样的枫茜,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够告诉你这些,不过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陷入了什么麻烦,也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更没有做出背叛你的事!相信我!当我现在手上的事告一段落,我会告诉你一切,所有的一切的!”

    恒逸嘴上这样说着可是他的内心却早已痛苦不已,自己希望能够让真相浮出水面,同时,也不希望枫茜遭遇危险。

   “必须瞒下去!不然以枫茜的性格绝对会要求加入,然而那个神秘的组织直到现在也还无法确定是否存在,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让枫茜加入那么就等于将枫茜拉入了一个所有事情都无法预知的危险境地。我必须保护她,这也是为了给枫怡一个交代!”这样想着郭恒逸抱住了枫茜。

    “放开我!郭恒逸!我呜!你干什。。。。呜呜~呜哇!!!!”

     这冷不防的一吻使得枫茜的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大声的痛哭了起来。

    “枫茜你放心,我郭恒逸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是你和枫怡赐予了我新的生命,从那时起我就只为了你们而活着。”

    “恩。。。枫茜相信你。”枫茜弱弱地回应着,说完两人相拥着再次吻在了一起。

第二天郭恒逸来到了他们的安全屋,刚进门所面对的就是众人担心的询问:“枫茜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不过我最近得多陪陪她,免得她想起以前的事。”

    “你以后得多注意她的感情变化啊。”

    “是啊,毕竟过去遭遇了那么多,想要走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郭恒逸一边答应着一边来到了自己的电脑前继续查阅与那个组织相关的资料。

   “饿死了!!!我们吃饭吧!!”

    时间也很快来到了中午,毫无干劲的听涛在一边叫着,鼠标也被他扔到了一边。

    “哎好吧,你们要吃什么?我去买顺便买点平时用的东西,我们这里库存都快见底了。” 郭恒逸起身伸了懒腰说道。

    “等等郭恒逸,我和听涛也陪你一起去,你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东西。”

    “诶!!!海音!我已经饿得都站不起来了啊~~~”

    这时,丽雅起身说道:“海音你和郭恒逸去吧,我来照顾在那边撒娇的大小孩,你们只要买饭就好了其余的就交给我吧,过两天我会亲自带来的。”

    “好吧~恒逸我们走吧!”语毕海音轻移莲步来到郭恒逸身边悄声道:“那边两位估计有话要说。”郭恒逸点了点头转身和海音离开了木屋。

    “你说丽雅会不会对听涛有想法?”

    “不知道,不过他们两个凑成一对一定很合适,有点期待我们回去后他们的进展。”

    郭恒逸和唐海音你一句我一句有说有笑地逛着超市,由于省去了购买生活用品的时间,他们很快就从超市里出来了。就是这看似平常的举动此时却被一个最不能够看到的人目睹了一切。

    “恒逸。。。。。。你在这里做什么?”

    刚出超市大门没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郭恒逸的耳朵里,这声音也同时是郭恒逸此时此景最不希望听到的声音。郭恒逸和唐海音顺着声音回头看去,只见枫茜惊讶的站在他们面前。

    “枫茜!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郭恒逸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说着滚烫的泪水沿着枫茜的脸颊滑了下来,为了不让自己哭泣的样子被恒逸和海音看到,枫茜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脸转身便快速的跑开了,郭恒逸见状不对正打算立刻追上去,海音拦在了他的面前说道:“你现在追过去有什么用?你说什么枫茜都听不进去了!枫茜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

    说罢便将手上的塑料袋往郭恒逸手上一放,便追着枫茜而去。只留下郭恒逸一人一脸茫然地留在了原地。

    “这简直就是那天的情景再现啊!为什么会这样!海音拜托了!现在我只能祈祷你能够稳住枫茜了,不然我不知道枫茜会干出什么傻事啊!”

    握紧拳头的郭恒逸越来越担心枫茜现在的状况了,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现在他的解释只会使得枫茜更加的奔溃。

    此时的郭恒逸想起了五年前枫茜一度陷入痛苦的样子,也就是高中时的那次意外,当初自己和枫茜约定了要去为话剧社购物,但是,因为和海音讨论剧本而延误了时间,而枫茜也因为没有带手机而联系不上,导致了枫茜在雨中苦苦地等候着自己的到来。最终,枫茜等来了郭恒逸,但是在郭恒逸的身边却是唐海音,枫茜强忍住自己的眼泪,笑着说:“还好恒逸来了,诶?你说我为什么没有避雨?那是因为,如果我去避雨的话恒逸不就找不到我了吗?”就是那个欲哭的微笑深深地刺痛了郭恒逸的内心。从那之后一直到高考郭恒逸苦苦地等着枫茜再次来到自己身边。最终他等到了,与枫茜在高考考场上再次相遇,并在全校的见证下成为了恋人,那时郭恒逸便决定要永远守护这个女生,不仅是为了了却枫怡的心愿更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友。可是,现如今似曾相识的一幕又再次发生了,这对于此时的他们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而现在事情已经发生,而郭恒逸也只能将希望托付给追过去的海音了。

    “枫茜!姚枫茜!等等你误会了!”一路飞奔的海音追上了枫茜并拦下了她。

    “呀~这不是海音吗?误会?我误会什么了?我知道那不是恒逸!只是和他长得很像而已,恒逸现在肯定在公司上班努力工作呢!不可能会出现在哪里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误会!”

    枫茜这么说着可是她自己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从脸颊滑落。

   “好吧,枫茜你先冷静下,我估计郭恒逸什么都没和你说吧。这样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不过前提是你得相信我还有郭恒逸。”

    海音安慰着枫茜希望枫茜能够冷静下来接受接下来的一切。枫茜点了点头停止了哭泣。

海音见枫茜停止了哭泣便将枫茜拉到了附近海边,两人并排坐下,海音扭头看了看哭红脸的枫茜,叹了口气说道:“枫茜,你刚才确实没有看错,在我身边的确实是郭恒逸,他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和我,沈听涛和朱莉雅在一起。”

    “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恒逸要瞒着我这些?”

    枫茜急了,眼眶又一次的湿润,眼看枫茜刚止住的眼泪又要再次夺眶而出,海音急忙开口说道:“枫茜你别怪郭恒逸,他向你保密也是迫不得已的。”

    “迫不得已?我越来越糊涂了,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呀?我们本来应该平平安安的生活的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会回到当初互相欺骗的日子呢?”

    枫茜虽然情绪已经冷静了下来,但是泪水却又一次的失控并滑落,当初因为要向郭恒逸隐瞒枫怡逝世的消息大家都在欺骗着郭恒逸,直到枫茜亲自将事实公之于众。

    现在这一切的一切却又一次在当初事件的中心:郭恒逸和姚枫茜之间发生,只是这次两人的角色互换了一下,郭恒逸成了欺骗方,他瞒着枫茜试图找出当年的真相。姚枫茜成了受骗方,自己浑然不知自己最亲进的人所做的一切。

    “他向你隐瞒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是的,但是现在你不得不知道这一切了,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是你必须保密好吗?”枫茜点了点头表示愿意保密,随后海音便告诉枫茜他们的故事。。。。。。

    “啊!你们回来啦,没出什么事吧?”

     郭恒逸见海音和枫茜回来赶忙上前问道,枫茜见到恒逸慌张的样子不有扑哧一笑微笑着向郭恒逸点了点头说道:“看你那紧张的样子,放心吧,我没事,你也要好好加油,我出去买点东西晚上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

    郭恒逸见了心里便明白海音已经把枫茜稳住了,但是也从枫茜的话中听出了端倪,只是现在他只希望的心情能够平复所以并不愿意再去多想。在和枫茜分开后郭恒逸和唐海音拿着午饭返回了安全屋。

    丽雅和听涛那边则似乎进展也不错,他们进屋时听涛和丽雅则是满脸通红的相互低着头,偶尔抬头对视一眼然后又迅速移开目光,完全没注意到郭恒逸和唐海音的归来,想也知道听涛和丽雅肯定还沉浸在告白的甜蜜时光里。此时恒逸和海音很有默契地轻咳一声,将听涛和丽雅那还处于二人世界的思维拉回了现实世界,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对着恒逸和海音笑了笑。而郭恒逸和唐海音也识趣的什么都没有说,众人便在这样微妙的气氛中吃完了午饭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第二节 另一个黑客

 

    一份又一份的文件,一家又一家的企业信息在众人眼中不断划过。毫无价值的情报,与之前邮件中提到的组织毫无关系,直到另一封报告书的出现。

    “哎~还是没什么联系啊。那么当初那封邮件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那时公审时他们的态度不能够说明任何问题,让人在意啊。。。。恩?这是什么?还夹带了密码?申请书?难道是打算和那个组织签订合约而提的申请吗?”

    郭恒逸疑惑着打开了一封申请邮件,在诸多信息中像申请书之类的文件也是极其常见的,但是那复杂的密码激起了郭恒逸的兴趣,破解了密码,申请书上的内容让郭恒逸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申请书

    关于白鹿渊开发计划由于涉及到众多敏感问题,因此特此建议叔副总与“扫尾人”组织签订保密协议,让其对政府部门进行牵制并且清除后患,白鹿渊开发计划对于我们公司而言是一项重要工程,而且可以对孟宏博进行牵涉,希望叔副总采纳。

                                                      申请人    沈耀

                                                           2010年10月9日

 

 

 

    “我的天啊,白鹿渊开发计划怎么也有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扫尾人’难道就是那个组织的名称吗?有必要去一次这家公司看看了”郭恒逸越想越后怕,他开始感到这一切越来越不简单,于是他和众人商量行动计划。

    “和以前一样的计划肯定是没有用了,我们这次得找到书面合同或契约来证实这一切。”

沈听涛一改往日嬉闹的语气严肃地说道,他也知道这封申请书不单单是表明组织的存在甚至于带出了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事件。

    另一边海音补充道:“可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不只是行动方式,环境也和以前大不一样,这家公司占地虽然不大但是内部却有众多摄像头和武装警卫,贸然前往只能是找死。”

    海音话音刚落丽雅紧随其后地说道:“撤退路线和交通工具我可以搞定,支援工作也可以交给听涛和海音包办,可是,这家企业大门你都走不近你打算怎么办?”

    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中,郭恒逸笑了笑说:“我直接潜入进去,从内部摸进去就好了,丽雅给我准备一把电击枪和一只罐有麻醉剂的喷灌,听涛你帮我多准备几个可以远程遥控的小型播音器。其余的就是到时候看我的表现了。”

    众人在郭恒逸看似随意的语气中听到更多的是坚毅和果断,正当听涛打算再次劝说时海音抢先开了口:“你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拦你了,但是,你自己要考虑清楚后果,你还要照顾枫茜,你要是出事了枫茜那边你该怎么办?”

    郭恒逸完全知道海音什么意思,虽然之前说不会阻拦自己,但是,这时把枫茜拿出来说事就是试图阻拦他的最后的杀手锏。

    “不用担心枫茜,因为我绝对会回来的。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郭恒逸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不过他思考的却不是行动的细节而是担心海音可能把他们的秘密全部告诉枫茜的事情。

    夜晚恒逸觉得时机成熟便问道:“枫茜怎么了?你现在好像完全没了心事啊。是不是唐海音对你说了什么?”

     可是,枫茜却神秘的笑了笑说:“哼哼~不告诉你,这是女生之间的秘密!”

    “诶~~说嘛~枫茜拜托了”

    “不说!谁让恒逸之前一直对枫茜隐瞒的?”

    “咕!”

    正当郭恒逸还在想如何反驳时,枫茜慢慢地抱住了郭恒逸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道:“没事的恒逸,虽然枫茜不知道恒逸是做什么工作,但是枫茜知道这份工作对你很重要吧,成就、快乐、无奈、苦闷。这些感情你都在默默承受吧。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有太多的感情需要压抑,不过枫茜还是希望你能够坚强起来,毕竟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是吗?其实,工作并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而是为了一个你值得守护的人,请你为了她的幸福工作吧,虽然充满疲惫但是满怀着希望不是吗?下面的工作请打起精神加油吧,只要拼尽全力,这样才能让你回忆起这段时间的艰辛时才能无怨无悔吧!枫茜相信你一定能顺顺利利完成工作的,请相信自己。”

枫茜说着便将郭恒逸搂得更紧了接着说到:“枫茜现在是恒逸最坚强的后盾,因为枫茜相信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枫茜,而且风浪总会过去的不是吗?枫茜只是希望那时,我们还能在一起。”

郭恒逸听了眼眶湿润了慢慢地搂住了枫茜“枫茜!谢谢你!”无需过多的言语,剩余的交流在现在郭恒逸和姚枫茜的关系下都在不言中完成了。

时间很快便到了行动当天,所有人在自己的岗位严正以待:听涛和海音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器以防止意外情况发生,丽雅也开着车来到了预定地点准备随时接应郭恒逸。由于为了不引人注目众人决定将行动时间定为午夜0100,完全夜深人静时采取行动,而郭恒逸也是穿上了暗色调的套装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而且为了防止自己被摄像头拍个正着,于是他趁着保安人员交接班时视线离开监控的那一段时间潜入,然后一直隐藏在一个之前找到监控死角,静静地等待入夜。

郭恒逸一行人的目标只是一幢15层的普通办公楼,只是和别的办公楼不同其内部的安保程度完全可以和军事基地媲美。门口的保安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轮流看着全公司的摄像头的实时画面,每个楼层都有着多个保安全副武装的进行巡逻,而且房间大门都有着电子锁,需要保全卡权限才能够打开。准备潜入的郭恒逸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进入这幢戒备森严建筑,光明正大地走进去肯定不可能,但是,保安室里就有着两个人,潜入第一步的成功与否就取决如何拿下这个保安室,只有拿下保安室之后的行动才能成为可能。

到底是强攻还是使用为数不多的引诱遥控弹将人分散来单个消灭,郭恒逸陷入了困境无论选择那一边对于现在的郭恒逸而言都有着巨大的风险,但是在“不能才走出第一步就退却”这样的觉悟下,郭恒逸决定采取速攻,用速度决定一切。

借着夜幕和灌木丛的掩护郭恒逸有惊无险的来到了保安室的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吸引了门内保安的注意,就在开门的瞬间,郭恒逸拔出了电击枪抵住为自己开门的保安的下巴,毫不留情的一阵猛电瞬间便搞定一个,撂倒第一个后没有任何犹豫和停留便迅速冲向了还坐在显示器前的另一个保安,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便直接被郭恒逸一拳直接揍在了太阳穴晕了过去。

郭恒逸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之后清醒后暴露自己,就对两名失去意识的保安稍作捆绑与封嘴并藏好这两具“尸体”后便在安保室内四处查找着可以连入内部的终端,终于一个无线路由终端器映入了恒逸的眼睛,经过之前几次的行动众人对于这种转换链接之类的操作已经全部熟记于心,郭恒逸基本是瞬间就完成了一切,大楼的摄像画面全部已经实时转到了沈听涛那边的显示器,与此同时郭恒逸也打开了通信与丽雅和听涛、海音取得了联系。

“哇!不愧是有身份的企业,请的保安简直甩我们以前高中的那些连看都不中看的茶水保安几个枫音乡啊!配的装备都是电击棍、防暴枪!我去!恒逸小心啊,我们这次是捅了蚂蜂窝了!”

听涛通过摄像头看到了大楼内部的安保配置和行动路线事实返还给了恒逸,另一边郭恒逸在安保室里还发现了大楼内部的详细地图:进楼一层安检,电梯可以随便坐,楼层分段有不同的办公区,负责市场营销的和科研开发的区域分别占用不同的楼层,最上两层为内部核心人物和老板的办公区域每个区域有属于自己的一套门禁系统。很快便锁定了目标区域:位于大楼十四层的机关办公区。只要到达那边便可以搜寻任何自己所需要的情报。除了地图郭恒逸还找到了一串钥匙为了以防有非电子锁的大们,郭恒逸将这串钥匙塞入了自己的口袋里,为了防止浪费过多的时间郭恒逸进入了大楼。

建筑内部结构复杂,众多巡逻的武装保安,有安保权限的房间,郭恒逸拿着一切这一切没有一点办法。所以如果希望顺利完成这次行动的目的,众人只能依靠沈听涛的指挥和郭恒逸的果断行动,但是两人如果没有完全的信任那么这种配合是无法胜任的。

但是,郭恒逸和沈听涛之前在游戏中类似的配合早已经历过无数次,而且在多年的交往中他们之间磨练出了绝佳的默契和绝对的信任。

“郭恒逸你前方五米拐角处保安向你所在位置移动!海音已经解除了无需安保权限的所有门禁你现在除了目标办公楼层的房间外,所有房间都可以进入。”

郭恒逸随即找了离自己最暗的房间躲了进去,在角落里静静地等待着保安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正当郭恒逸打算再次撂倒自己面前的目标是听涛及时地叫住了他。

“不要冲动!注意隐蔽!保安能绕就绕过去尽量不要击倒切记!不然只是浪费无谓的体力,而且如果他巡逻人员之间联系莫名中断,那么警戒级别也会上升,也就意味着我们行踪的暴露,最坏情况你会被困死在里面,你现在只要根据我的指令行动就好,如果有不得不消灭的目标我会提前告诉你,摄像头和网络系统海音会搞定的,她现在在搜寻内部网络试图得到安保权限并传到你的终端上,不过需要时间,在此之前你得抵达目标楼层,收到了吗?”

郭恒逸听完了听涛说的建议用手指触碰了下耳机话筒,听涛的耳机内传出了两声话筒的模糊的摩擦声,意味着郭恒逸接收到了信息并且同意。

听取了听涛的建议恒逸冷静了许多,他观察了一下,由于是半夜,整幢大楼内部除了巡逻保安走路时发出的“塔塔”声外没有任何声响。郭恒逸见保安渐渐离开视线于是当机立断躲进了一旁的安全通道等待听涛下一步的指令。

没过多久恒逸的耳机里便想起了听涛的声音:“恒逸大楼内部保安实在太多了,虽然,他们巡逻路线固定,但是,间隔相当短想要绕过他们几乎不可能,电梯也会引起保安的警觉,所以你现在就从安全通道悄悄上楼,安全通道的大门不是电子锁,如果上锁了应该可以通过你从保安室取得的钥匙开门,不要发出太明显的声音,那些保安素质不低,我刚看了看,大晚上的一个犯困的都没有。”

听涛刚刚对郭恒逸汇报完走遍情况以及最保险的路线,紧接着海音插入了进来:“恒逸目标在十四楼某个区域,但是我无法通过现有内部网络搜寻信息,你得在到达十四楼后找个终端机让我连线进去看看他们是不是有私密的管理网络如果有的话,那么,我便可以从中获取些重要信息。进入十四层办公区域的保全系统我已经搞到手了,现在正在传送至你的终端,到时你可以通过手机黑进电子锁来解锁了。恒逸小心点。十四、十五层虽然没什么保安,但是如果一个不小心有可能会触发我们没有发现的机关或者警报,对于我们而言那两层的一切都无法得知。”

小心行得万年船,郭恒逸来到了十四层的安全通道大门外,不出意料已经上了锁。郭恒逸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大门。进入十四层后,郭恒逸轻轻地关上了大门,瞬间,世界仿佛变了样。此时的郭恒毅心中感到了莫名的恐惧,这是人类自身对危机预判。

“太安静了,安静地简直让我心中发毛。”

郭恒逸这么想着紧接着微声说道:“听涛,我进到目标楼层你能通过摄像头看到我吗?”听涛得知郭恒逸已经到达目标楼层后立刻将监控画面全部切换至十四层的监控画面,而此时,令人担心的事发生了在所有的监控画面中出现了三个“雪花屏”,无法收到画面这一情况的出现使得原本就够紧张的海音和听涛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该建筑所有监控摄像头所提供的实时画面全部会及时存至电脑的系统里,而海音则是保证听涛也能够在获得实时画面的同时不被内部网络系统的防火墙攻击而暴露行踪。可是现在出现了三个无法接收的画面的情况,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网络连接遭到了阻碍。

“我看到你了恒逸!不过!你的速度得快点!我们这里的网络连接出现了异常!有三个摄像头的画面无法接收!你赶紧找最近的终端连线!让海音给你提供安保权限进入办公室!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了!”沈听涛急切的说着。

“知道了!我这里已经连接了终端,海音你可以开始了!”

郭恒逸头上也开始冒出了冷汗,回报情况的同时自己也开始寻找目标房间。

“OK!郭恒逸你已经得到所有的安保权限现在这层楼的所有房间都可以进入了,但是,十五层的总经理办公室的保全权限被加了密,短时间内无法破解,你就在这层楼尽量收集情报,然后撤退!”

就在海音在通报的同时,郭恒逸已经进入了几个最有可能的办公室开始收集情报。

“废纸废纸还是废纸!该死!不是这间!下一间呢?”

郭恒逸因为过度的紧张身体的肾上腺素开始剧烈分泌,此时他的大脑已经无法冷静思考,在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两个字‘速度’!一份又一份报告被翻开,各种合约在郭恒逸的眼前扫过可是,连续找了三间办公室,郭恒逸却只找到了一份军火的采购清单,他将这封清单拍了照放回原位,来到了副总办公室门口。扫描,解锁,开门,进入。这一切只在瞬间完成,来到最后一间办公室的恒逸,此时已经是红了眼,肾上腺素过多的分泌使得郭恒逸彻底无法思考,所有的行动只在一念间,他开始翻找不愿落下任何可能放东西的地方。

“没有!没有!不是这个!靠!到底在哪!哪怕是一点线索也好啊!难道所有的努力都要白废了吗!!!!这是什么?合约书?”郭恒逸两眼一亮开始看了起来。。。。。。

 

合约书

由于之前合约的主要发起人现在已经确认被捕无法正常履行协议,所以,需要向发起人的代理人确认是否续约,如果拒绝续约,那我方将终断所有与贵公司的合作,但是保密协议依旧有效一旦有泄露或疑似泄露与之前合约任何相关情报的情况,那么我方将会对贵公司进行全面清理。如需续约请将续约金共¥100,000,通过原始线路发出,路线将会在收到联系后开启。

                                                         

                                                    “扫尾人”

                                                               2012年5月8日

 

    “yes!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听涛我已经得到了关键信息!现在准备离开!告诉我保安的动向!听涛收的到吗?听涛!回答我!沈听涛!”郭恒逸赶紧将合约书拍照放回原位,起身准备离开,但是他却迟迟没有收到听涛的回应。

而此时不单单是听涛,海音也已经顾不任何可能性,开始全力以赴地回收各种资料以及清理入侵痕迹准备为郭恒逸的撤退进行扫尾处理,两人根本没有注意郭恒逸在和他们通话,但是,他们已经通知了丽雅发动引擎准备接应撤退的郭恒逸,而郭恒逸等不及了,他此时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情况:自己已经暴露行踪,整幢大楼的保安已经准备围攻自己了。那么这时能够就郭恒逸的只有负责支援的听涛和在外待机的丽雅。被逼至绝境的郭恒逸忽然想到了通过摄像头发送光信号的办法,如果听涛那边摄像连接没有中断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注意自己,这时郭恒逸此时此景最后的办法也是唯一能够得到支援的办法。

于是他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电筒照向了摄像头,此时的郭恒逸他所指向的正好是听涛他们无法正常连接着的摄像头,短暂而剧烈的照射之后郭恒逸依旧没有收到任何人的通讯,无奈只好收起手机进入了安全通道快速的通过楼梯,剧烈脚步和急促的呼吸声顿时吸引了楼内保安的注意的同时也给他们制造了混乱。

由于场地的结构,郭恒逸的声音在大楼内制造出了回声,这使得保安短时间内无法分辨声音的来源,而郭恒逸借助着这一点迅速的到达了保安室进行短暂的休息,因为他知道现在他之前消耗殆尽的体力已经完全丧失而且会给接下来的路程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在休息之余他将钥匙放回原处,正当他试图再次呼叫听涛时,耳机那里头传出了听涛模糊且断断续续紧张的叫声:“郭恒逸!郭恒逸听得到吗?郭恒逸!回答我啊!郭恒逸!”

郭恒逸听到了也激动的说道:“听涛!我是郭恒逸!信号很差!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怎么无法和你通话了?”

听涛听到郭恒逸的回应后松了一口气说道:“恒逸你刚才进入的房间有可能有特殊的装置对电波信号进行了干扰,我们与你的联系彻底断绝了。你刚才其实还没暴露,为了通知你这点,我和海音一边在处理情报的同时也在用别的方法与你联系,现在通话模糊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用的是特殊波段建立起的通信频率。长话短说,由于你刚才莽撞的举动,现在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整幢大楼的保安都在找你而且有的已经向保安室接近了!你赶紧离开那!丽雅已经做好接应你的准备了!”

郭恒逸听了脸色都直接白了一层,打开保安室的大门拔腿就跑,而丽雅也早已将车开到了附近接应,郭恒逸打开车门就往里钻,丽雅间恒逸上车便加足油门以告诉驶离了危险区域。

就在郭恒逸打开保安室大门逃跑的时候,两名保安恰巧从大楼内朝保安室急速跑来,但是,由于郭恒逸衣着与周围环境的贴合使得保安并没有发现仓皇逃跑的郭恒逸。

他们来到了保安室发现了昏厥过去的同伴,才知道刚才无法与保安室联络不是因为他们在偷懒而是因为保安室早就遭到了袭击,正当追出来的保安准备向外追去时,一名西装男子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两名全副武装的保安看到眼前的那个人瞳孔不由得放大脸色也被吓得惨白,用哆嗦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吐出了两个字:“老。。。。。。老板。。。。。。”

西装男子看着因为自己而吓破胆的两个保安,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紧接着就说到:“没事,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懂吗?明天照常就好,今晚什么都没发生,懂吗?”

两名保安重重的点了点头。对于这名男子,全公司无论是保安还是员工都对其有着绝对的尊敬但是更多的是畏惧。可是,郭恒逸的此次行动并不是单单的暴露这么简单。

与此同时,在某个房间内,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扶额笑道:“哈哈哈,真是有趣,不仅漏洞百出而且竟然还如此收场。嘛,就初学者而言已经相当不错了,竟然只让我搞到了三个摄像头,啧啧,想必他们之中肯定有一个不简单的人物,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

就在这时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沉浸其中的感情。

“喂,恩,不,他们只是菜鸟,嘛,闪光点还是有的,不,他们还没有和目标接触,不出意料这一切是那混蛋布下的局,估计组织现在不急着出手。。。。。。这点放心,经过这次我知道为什么上层会对他们有兴趣了。我会继续暗中观察的。”

挂断电话,结束了与网络的连接,男子捧起茶杯,走向阳台,望着入夜后安宁的枫音乡感叹道:“唉,只希望他们别影响了我的计划,不然的话……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