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 icon 相关文章
2020CNGAL大赏:《青箱》——现实与超现实的边界
投稿人:莫言国G编辑部 投稿日期:2020-09-27 17:24:48 浏览数:-

本文为“2020CNGAL游戏大赏”大众评委征稿。


《青箱》是Lunatic Works制作的Galgame,这部作品将写实风格和科幻要素融合在一起,游走于现实与超现实的边界,风格独树一帜。整部作品紧紧围绕着“逃出束缚、追求自由”这一主题,以雪花球、列车、旅行中的小可为线索,塑造了三位栩栩如生的人物,讲述了一段动人心弦的故事。游戏精彩的特效演出更是增加了故事的感染力。

《青箱》尝试在作品中同时融入现实元素与超现实元素,但其前十二章的写实日常与后两章的科幻剧情之间缺乏必要的过渡和铺垫,超展开比较明显。此外,作者在本作中的思考范围过于庞杂、深度仍显不足,有喧宾夺主之感。但尽管如此,本作所提出的一系列话题仍然引人深省,而几位主角对待人生的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值得我们反思。

“逃离”和“逃避”的区别究竟是什么?面具和面具下的自己,究竟哪个更真实?追求真正的“自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吗?这些问题的答案要由我们自己来寻找。

雪花球之内:困惑与迷茫

游戏的男主角名叫谭延,是个二十出头的打工仔。他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便利店的打工生活,还要受到老板和同事的欺负。但是,他终于厌倦了这一切,下定决心要做出改变。他走到了海边的军事管制区,在那里发现了废墟和其中的神秘少女。

“我,正在拯救世界。你愿意一起来吗?”少女这样说着,向他发出了邀请。

少女名叫阿雪,她一直都住在这个废墟之中,靠着剩余的补给度日,与世隔绝。她说这个世界已经被外星人控制了,而她作为“后继者”,要承担起拯救世界的任务。

谭延下定决心要守护住阿雪心中的那一份纯真,同时要让她尽可能地回归到社会之中。他决定帮助阿雪实现心中的梦想,为她建造一艘可以出海的船只;他邀请阿雪住进他的家里,由他来照顾阿雪的起居。

阿雪住进家中之后,谭延的生活压力陡然增加,为此他不得不打几份工养家糊口。而二人巨大的性格和三观差异使得他们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最终二人大吵一架,阿雪愤然离开了谭延的家。

离开了阿雪之后,谭延渐渐地发现了生活中的异样:每当电视节目《旅行中的小可》出现之后,大街上就空无一人。每个人面对电视的时候总是露出一种呆滞的表情,对其他事情都不管不问。这让谭延开始真正思考:难道阿雪所说的“电视是外星人控制人类的工具”是真的吗?

雪花球之外:残酷与真实

谭延去森林里找到了阿雪,在那里谭延向阿雪表明了探明真相的决心。二人计划乘轮船逃出平桦岛,可是他们发现,所有的船只都只是在岛上的不同港口之间行驶,从来没有能驶出岛屿的船只。

发现不能够逃出平桦岛,谭延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反复思考,认为《旅行中的小可》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谭延决定只身前往电视台,一探究竟。

在电视台里,谭延发现小可的扮演者就是他的同事乐萱。乐萱为了探明弟弟发疯的原因,打入电视台内部,想要弄清电视台的秘密。

乐萱带领谭延来到了电视台的地下,一扇散发着神秘气息的铁门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电视台的秘密就藏在这个铁门之后,二人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铁门之后是一道长长的走廊,散发着中世纪墓穴一样的死亡气息。走廊两边遗弃着遇难者的防护服。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个犹如手术室般洁白的房间出现在了乐萱的面前。

宛如教堂一样的空间里,一个黑色的盒子闪着微弱的光芒。它自我介绍说,自己是“雪花球系统”的终端。在很久以前,人类与外星人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争。为了保存人类文明最后的火种,“雪花球系统”被建立了起来,它利用电磁屏蔽的防护罩将仅存的人类居住地与外星人分隔开。为了防止人们重新发明出通信技术,冲出雪花球系统的约束,雪花球系统将人们的知识限制在较低的水平,并利用电视机对人们进行精神控制。

目睹了这一切的谭延自然是十分震惊,但是更让他震惊的是,乐萱此时却站在了雪花球系统一边,让谭延放弃去寻找真相。

乐萱坚持雪花球系统是在保护人类免受外星人的控制,破坏掉雪花球系统的行为无异于自杀,而阿雪是已经被外星人控制的人。但这与阿雪本人所说的是完全矛盾的。阿雪认为,靠着电视机控制人们灵魂的雪花球系统才是外星人。她认为外星人借助雪花球系统控制人类,因此要想摆脱控制,必须毁掉雪花球系统。

谭延决定拿上一切来赌黑匣子就是外星人。他要追求自由,不再受黑匣子的约束,他要真正地活着。他抡起背包,不顾一切地朝黑匣子砸了过去。

黑匣子应声破碎,周围泛起了血红的光芒,大楼发生了激烈的震动,整个世界一片混乱。但是谭延知道,从此以后,整个世界将获得自由,不再受雪花球系统的控制。至于未来的世界会如何,是迎来死亡还是焕发生机,这些都不重要了。

黑匣子已经被摧毁。
不管它究竟是外星人的造物,还是用来保护人类的机器,黑匣子被摧毁的事实已然无法改变。
是否该毁掉黑匣子?我不知道。但这是当下无暇反思的问题。
人类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对未来的恐惧也只能徒然浪费时间。
现在能做的,绝对不是跪地祈祷外星人已经被毁灭。
我要用自己的身躯去感受这个世界,无论这世界的前方是黑暗,还是光明。
然后,
努力活下去。

“逃离者”与“逃避者”

《青箱》全篇以“追求自由”为核心,作者围绕这一主题进行了大量的剧情展开。而在这之中,贯穿前半部分的一对核心矛盾就是“逃离”与“逃避”的关系。

同样是面对单调、重复乃至于痛苦的日常,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是积极面对,想办法打破眼前的束缚,寻求更广阔的天地和更自由的人生,这种态度我们称为“逃离”;另一种态度是消极面对,向沙漠中的鸵鸟一样将头埋进沙子中,对眼前的痛苦与不甘视而不见,这种态度我们称为“逃避”。

游戏中的阿雪和谭延采取的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只不过戏剧性的是,他们二人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恰好是相反的。在阿雪看来,自己是在用尽全力逃出岛屿,逃离雪花球系统的控制,谭延则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甘愿被控制,也不愿意正视自己被控制这一事实。

而谭延则认为自己是在积极帮助阿雪逃离这种远离人世的生活,而阿雪则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无法自拔。这种根源上的差异在二人之间产生了非常激烈的矛盾:

谭延:阿雪,你知道我忍耐了多久吗?
谭延:我每天回家都这么晚,这么累,到底是为了谁?
下一个瞬间,我的音量填满了整个楼道。
谭延:还不都是为了你!

阿雪:又不是我想住在这里的。
阿雪:所以我并不是非要住在这里不可。开始我住在这里的确很开心,但是现在我一点也不开心。
阿雪:因为阿延你这个样子真的——
我第一次看到她直直地瞪着我的眼睛。
阿雪:——真的让人觉得很可怕!

原本二人之间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但是在谭延不小心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后,二人的矛盾瞬间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谭延:拜托,我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你玩。现在我已经没有心情跟你做外星人和超能力者的游戏了。
阿雪:你把我所说的一切都当是游戏吗?!
阿雪:那在你眼中,我又是什么?一个满嘴胡话的撒谎精?一个不能自理的精神病人?
阿雪:我懂了,所以你才让我呆在你家里。你把我当成你的宠物吗?

谭延: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了。
谭延:阿雪,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相信过你的话。
阿雪:但是你还和我一起造船。
谭延:我只是觉得造船可以让你开心而已。我完全不觉得造船有什么意义。
阿雪:你为什么一直骗我……

作者用动人的笔触,将阿雪内心中被背叛的痛苦与谭延的愧疚与自责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二人都试图让对方认清真相、正视事实、不再逃避,但只要他们之间本质的分歧不解决,他们就永远不可能走上同一条道路。

在这之后,绝望的阿雪离开了谭延的家。而后一系列的异常让谭延相信了阿雪的话,这样两人才进一步策划逃出平桦岛、电视台探险等等。至于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外星人,这是后续的故事了。

面具下的真实

《旅行中的小可》是游戏中电视台播放的一个节目,在平桦岛上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在游戏里,《旅行中的小可》贯穿全篇。它既是重要线索,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也寄托了作者逃离虚伪、活出自我的的迫切渴望。

《旅行中的小可》是电视台中的一个系列节目,由一个年轻的女孩戴着墨镜扮演节目中的小可形象,带领大家领略岛上的风光。节目播出至今,扮演小可的演员已经更换了十余位,但是“小可”的形象在人们心中是永远年轻的。

面具下的真实是一切悲剧的来源。

小可的扮演者受尽了“小可”这一形象的折磨。她不得不站在并非她所选择的舞台,演出并非她所选择的剧本。每个人提起她的时候都是“小可”,而从来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谁。她自己生活在极度的痛苦之中,而却不得不在镜头前装出笑脸。除了她之外,岛上的每个人都是快乐的。

她也曾想过冲破名为“小可”的面具,最终她成功了——以生命为代价。她选择了自杀,在举目所及的每个角落里都写上了“对不起”。她“用自己的死,用自己的疯狂和扭曲,来土改这个她又爱又恨的角色”。也只有在这时,她才终于不是“小可”,而真正成为了她自己。

在游戏的第13章里,乐萱的弟弟疯狂地迷恋上了电视机中的“小可”。所以,当小可的演员退役的时候,弟弟整个人失魂落魄。新的小可并没有抚平弟弟的心中的创伤,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问,“小可去了哪里”。

当前任小可自杀身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弟弟离家出走了。等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植物人了,一个只有生命、没有心灵的个体。

“究竟是冷的比较真实,还是暖的比较真实?”乐萱曾经这样说过。弟弟迷恋上了电视机中的小可形象,但是当那面具彻底破碎,露出里面残忍的真实的时候,只会更加令人绝望。在雨中,弟弟寻找他心中的小可——但已经永远找不到了。随着名为“小可”的面具破碎,弟弟的心灵也早已死亡。

生命与自由

当生命与自由相互冲突的时候,究竟要如何抉择?

在游戏的第14章,雪花球系统竭力维持着社会的正常运转,控制着人们的思维。如果破坏掉这一系统,人们固然可以免受雪花球系统的控制,最终人类文明将有很大概率消亡:或者被外星人杀害,或者死于社会的混乱与动荡之中。

面对着控制人们心灵的“雪花球系统”,谭延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举起背包,用尽全身力气砸向黑匣子。“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黑匣子应声破碎,世界也陷入了混乱之中。

但谭延是不后悔的。如果我们的思维都要被控制,那还算是在完整地活着吗?我们在此无意评判谭延的做法是否正确、理智,但谭延确实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乃至于自己的生命,给既定的命运一次狠狠的反抗。至此全篇的情感达到高潮:历经种种艰难挫折,谭延终于追求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逃出了命运的雪花球,成为了自己人生的主人。从现实到超现实,几位主角终于完成了对自己命运的反抗。

现实与超现实

本作尝试将现实的沉重与超现实的奇幻融入到短短的一部作品中,但限于笔力,这一融合未能很好地完成。

作品的前11章讲述的是在大城市里打工的少年与电波少女相遇的故事,其间又夹杂着乐萱和弟弟、小可的沉重过往。作者用写实的风格、冷静的笔触勾画了上世纪末的日常生活,现实的厚重感在作品中有深刻的体现。对于追求自由、冲破束缚的讨论也仅限于个人层面。

但是,第十二章的铁门却一下子将读者拖入了超现实的领域。沉郁深邃的洞穴、洁白如手术室般的大厅、充满了现代科技感的雪花球终端系统,让人仿佛从未开化的混沌时代一下子步入了数百年后的未来。以第12章为界,前后两部分的内容不管是题材、写作手法、画风、文笔都如同是两个不同的游戏,期间缺乏连贯自然的过渡。

纵观其他的奇幻系或者轮回系作品,在游戏的初期大多都进行了超自然的渲染,而从自然到超自然中间也有一个连续平缓的过渡,在之前的剧情中也常常有大量的伏笔和铺垫。在这一方面,本作处理得不够恰当,后期超展开的科幻剧情也在很大程度上削减了前期剧情的悲剧色彩。

除此之外,本作之中夹杂着许多作者的思考,这些思考大多以主角的心理活动逐渐展示出来。尽管这些思考大多数都是以“追求自由”为核心,仍未免过于庞杂,有喧宾夺主之感。一部优秀的作品不应当嵌入过多的心理描写与反思,而应当将大部分内容寓于剧情的语言、动作描写之中。

让读者从剧情中体会出主角内心的挣扎与痛苦,而非利用文字直接将主角的内心展示在读者面前。如此才能使作品具有真正的感染力。本作就剖析了过多的情感以及思想,且未能达到应有的深度,这是令人较为惋惜的一点。

当然,《青箱》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仍是值得思考的。作者在短短的一部作品之中叙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本作的开放式结局也给人以无限的遐思空间。相信读者游玩《青箱》之后,会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答案。

投稿人——Hasaki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