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 icon 相关文章
真实系与百合,约编剧天平聊聊白露社的作品背后
投稿人:GAL评测学校 投稿日期:2020-04-20 23:38:07 浏览数:-

第一次见到白露社的作品还是在橘子班短篇集中收录的《蝴蝶》,这个现实主义的故事在一众短篇里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之后《寄甡》又以一段百合故事涉足了国内创作者很少涉及的领域。

QQ截图20200420120525.png

《寄甡》,让大多数玩家认识白露社的作品

当《人间》斩获去年的CnGal大赏最佳剧本,《千面》承接《寄甡》的故事开启了聆花百合系列,白露社也逐渐从去年的“最佳新组”成为国GAL玩家心中的经典制作组之一,这次笔者有幸邀请在白露社身兼主催与编剧的Hの天平,来为我们分享作品背后的故事。


太莫拉:非常感谢您愿意接受这次采访,先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Hの天平:我是白露社的主催Hの天平,也负责组内游戏的剧本。目前我们制作组有百合游戏聆花系列的前两部《寄甡》《千面》,以及一部VN《人间》。

QQ截图20200420151536.png

短篇故事集《人间》

太莫拉:《寄甡》《千面》这样的聆花系列是百合题材,《人间》又是业内少见的现实主义,贵社的企划乍一看似乎都很小众,但是获得的成绩与声名放在国gal圈中已经非常了得,好奇你们是如何进行作品企划的,在作品的预案阶段一般都会进行怎样的讨论?

Hの天平:百合题材是因为我们组内成员都很喜欢,而其他题材就是单纯看这个故事有没有趣,会不会让玩家愿意看下去。

QQ图片20200420151745.jpg

组内讨论场面(雾)

寻找自我表达与玩家需求的平衡点——会更看重玩家的需求

太莫拉:创作的时候,是更偏向满足自己还是满足玩家呢?

Hの天平:应该算是会更看重玩家的需求吧,毕竟我个人也是一名游戏爱好者,喜欢各个类型的游戏,大部分时候我会站在玩家的立场上去考虑如何制作游戏,并且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满足和方便玩家。单机游戏和联网游戏的不同,也不存在骗氪逼氪保kpi之类的问题,那理所应当让玩家在这几个小时的游戏过程中玩得爽。当然,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实际在制作过程中还是会有点偏差,这个问题在《寄甡》中比较明显,所以在之后的《千面》里都有努力去进行调整。

首先在剧情安排上,《寄甡》的时间线拉得很长,导致轻度玩家很容易忽略情节中的线索,造成看不懂之类的问题。所以后续的《千面》讲游戏内的时间线有意识地缩短。并且由于时间线缩短之后,角色立绘的服装可以是相同季节,减少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

QQ截图20200420141906.png

QQ截图20200420141939.png

与同系列前作《寄甡》相比,《千面》的立绘差分明显增多

然后就是在《寄甡》中大家可以看到角色的立绘只有一个姿势,且基本上只有一套服装,这是由于第一次做主催在资金和时间安排上的不合理造成的。这一点在《千面》里也有提升。
最后还有关于剧情结尾的处理方式上,虽然我不太喜欢很直白的结局,但还是在玩家需求和自己的风格中互相妥协了一下。


看到游戏最终做完的时候是最开心的——尽管写剧本写到快精神分裂

太莫拉:做自己喜欢的题材是不是感觉特别有动力,从《寄甡》到《千面》,在创作中有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开心事或者烦恼吗?

Hの天平:要说烦恼的事大概就是因为《寄甡》和《千面》都是两名女生的双视角穿插,然后写剧本的时候要不停重复模拟两个不同女生的心境,写得有点快精神分裂了,确实是非常累。
开心的事情...看到正式的立绘CG完成的时候,CV的配音返音全部OK的时候,音乐demo都通过的时候,还有游戏最终做完的时候吧。

QQ截图20200420120750.png

《千面》通关后标题界面,作为玩家通完之后也是很开心的

太莫拉:那作为一个创作者,您自己对目前的作品都还满意么?

Hの天平:因为一个游戏的上限是取决于主催的水平,我觉得就原画配音音乐UI等方面能在我这样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中几乎到达顶点还是非常棒的。要说不满意的话,那只能是对我个人的水平还不够高感到不太满意了,毕竟其他各方面都因为我的缘故而被迫压低了。

太莫拉:太谦虚了w,目前您的作品以短篇为主,以后会有兴趣涉猎长篇作品吗?

Hの天平:长篇的企划我们也会考虑,当各方面条件都允许的时候,我们也会做不同的游戏。目前之所以都是短篇的原因是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现有的条件只允许做出短篇。


如果她们真的存在,那她们就真的会唱这首歌——要让角色成为真实的人

QQ截图20200420120631.png

《千面》中经典一幕,两位女主在KTV唱《K歌之王》

太莫拉:兼顾玩家游戏体验的同时,贵社的作品一向都有自己的风格,无论是《寄甡》中的《死性不改》还是《千面》中的《K歌之王》,您好像很喜欢让自己笔下十七八岁的少女演唱这些诞生于世纪初的歌。另外,在您的作品中也能看到一些文学作品或作家的影子,比如《寄甡》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人间》中川端康成和慕容雪村,可以介绍一下您这样做的用意吗?

Hの天平:主要可能还是一种共鸣吧。在有些特定的环境下,歌曲的感染力比普通的台词效果更好。台词毕竟是一种我个人单方面传达给玩家的讯息,但是歌曲不同,当玩家听到歌曲之后所进行的是一种自我的感动与感染。就比如安慰一个心情不好的朋友时,你去跟他说很多人生道理强迫他接受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就默默地坐在他身边。

QQ截图20200420120419.png

《寄甡》中清唱《死性不改》

至于这些歌曲或者书籍作者的选择,从理性角度来说算是我作为剧本的刻意安排,但是从感性角度来说这就是剧情中的人物确确实实会进行的选择。就是“如果她们真的存在,那她们就真的会唱这首歌/看这本书”。

QQ截图20200420120507.png

太莫拉:这样就不得不问一个关于人物塑造的老生常谈的问题,您在创作时,人设是优先创作于故事情节呢,还是随着情节的推进不断丰满?

Hの天平:做个比喻的话,就是这些人物一开始是仿生机器人,他们有各自的外表,有一些基础的设定,比如会唱歌会跳舞会做饭之类,但是即使和人再怎么相似也只是仿生机器人。而之后他们会以符合自身的行为慢慢推进剧情,在剧情中获得各种情感,最终成为真实的人。

太莫拉:她们成为真实的人这个过程是最可爱的。八卦下,您笔下这么多的角色最喜欢哪一位呢?


Hの天平:聆花系列第三部《夜永》的女主角中的陆娜吧,她是我目前创作的角色中最完美的女主角,不过可能还要过段时间,在今年的10月或11月才能和大家见面。

QQ图片20200420133519.jpg

突然放出的新作卫星!最完美的女主角究竟是何许人也?

太莫拉:竟然在这里曝出了新作的消息!可不可以再多透露下《夜永》或者整个聆花系列的作品是要表达什么的故事?

Hの天平:其实也并没有想表达什么很深刻的内涵,仅仅只是觉得两个女孩子之间的感情让人感到赏心悦目。非要说有什么深层的意义的话,大概就是想让大家了解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希望这个世界能对同性恋群体温柔一点吧。

QQ截图20200420120657.png

想通过留白与玩家隔空互动——谁说我不会写结局!

太莫拉:的确,通完白露社现有的聆花百合前两作的人第一反应都不是去探究“深刻”的立意跟主旨,只是单纯地被细腻的情感刻画打动,结局时又往往让人觉得意犹未尽,尤其是《寄甡》和《人间》。我记得看到一些人吐槽结局太短,疑问是不是不会写结局的,但到了《千面》明显又能看出对结局有意写得比较明确。

QQ截图20200420120819.png

Hの天平:结局这个问题是我个人不太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很直截了当地写出来,那样的话玩家玩完了那也就真的玩完了,缺少了一种回味感。我不把结局完完整整地写出来,那玩家在玩完之后就会自己去想“最后会怎么样”。这相当于是作为剧本的我和玩家之间一种隔空的互动。你有你的想法,你觉得最后会这样;他有他的理由,他觉得最后是那样,那玩家之间就可以互相讨论,相当于是用另一种方式增加玩家的参与感。
而且如果我强行做出一个结局解释,但有的玩家可能不认同,但我却要强迫他接受这样的剧情,反而会让玩家感到有些别扭。所以按照我个人的风格,或者说白露社的风格,我们是不太赞同把结局写得非常清楚详细的。但可能以后由于游戏题材或者游戏类型的不同,说不定也会出现需要将结局固定的情况


食我苇名剑法!创作中的“拿来主义”

太莫拉:《人间》的阿fei篇里用了大量王家卫的电影台词,叙述方式也有王家卫电影的味道,有玩家觉得回味无穷,有的玩家就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又想起了之前提到过作品中出现歌曲、作家、导演,给玩家们介绍下对您影响最大的作品吧,尤其是第一作《寄甡》有吸收借鉴日本IG社《Flowers》的影子,并在其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风格,请您大致介绍一下贵社的“拿来主义”。


Hの天平:据我所知的话,在国内众多galgame制作组中,我应该是玩过galgame数量最少的主催,国内国外的galgame加起来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不过可能正是因为我玩的少,所以我不懂“制作galgame的潜规则”之类的(如果有的话),因此很多东西我都会去尝试,只要效果好的,不管是galgame制作方面的或者是小说电影方面,都可以转化成适合放入游戏内的方式。
不过真要细说的话,我在游戏制作中可能更偏向使用电影式的叙事模式。以及《flowers》真的太棒了。

Hの天平:对了,想起来一个例子,大概就和《只狼》里的苇名剑法是一个意思。

QQ图片20200420145349.jpg

日本游戏《只狼》中的剑圣苇名一心,战斗中掏出过长枪与手枪

太莫拉:结合各派大招的苇名无心流?

Hの天平:是的,完全不拘泥于招式本身,只要能取胜,一切方式都可以拿来使用。换到游戏制作上大概就是不拘泥于前人留下的固定思维的创作,只要能做出有意思的游戏,任何表现形式任何题材都可以拿来做游戏。

太莫拉:在众多国G作品中总有一些讨喜的共性,就好像您说的潜规则2333,比如说故事的本土化,虽然您说不懂,但做出来的效果却特别好,比如角色会唱老歌,看老电影,读一些国内的书,在白露社的作品中这些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小姐姐偶尔冒出的一两句方言也特别可爱...感觉如果说开去就是跟之前说的“共鸣”差不多了,这可能就是苇名流的厉害吧。会将这种亲切的本土化一直保持吗?

Hの天平:其实我觉得“本土化”这个词不够恰当,应该是“本地化”。我在进行剧本创作的时候一定会确定严格的环境设定,虽然不一定会表现出来,但是在创作之初一定会有。如果剧情发生的地点是在中国,那人物的言行举止就必须符合中国人的特性;但如果我写一个外国人在外国的故事,那剧情里的人也会遵循本国的特点。

QQ截图20200420120226.png

有亲切本地梗,也有日式经典的pocky game情节

太莫拉:明白了,到这里本次访谈已经临近结束,以《寄甡》为开头的那段百合故事扣人心弦,代苦等十年的梓婳小姐问问,紫娑啥时候能回来呢?


Hの天平:虽然聆花系列每一部的主角不同,不过其他人也会从当前的主角身上获得或者学到一些什么,当梓婳准备好迎回紫娑的时候,我想紫娑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太莫拉:最后还有没有什么想跟大家说的?(恰饭恰饭

Hの天平:首先还是要感谢大家对白露社的支持。目前我们的三款游戏都在打折,均为史低价。以及经过我们前段时间的商讨,应该是会在整个系列、也就是第四部发售时制作这个系列的实体设定集。其他周边的话,我们也有在考虑。(佛系主催被迫恰饭

寄甡 

人间

千面

编者注:白露社本次史低打折将在今晚12点结束,欲购从速!欲购从速!

太莫拉:周边出了必须买十份!

——2020.4.20


评论